RSS订阅
复制 关闭

“X战警”守护南水北调水源地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208坊工作室   

2018-06-08 09:39

105272

我们的生命有哪几样东西不可或缺?其中肯定有干净的水和清新的空气。今天坊叔就和大家聊聊水的事情。

5月20日至25日,生态环境部组织启动全国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环境保护专项第一轮督查,发现安康市部分饮用水水源地存在一些问题,如马坡岭及许家台水源地内存在生活污水排放口、采沙场地和天源砖厂等。

但是近日坊叔在安康走访时,发现另一番景象。

5月29日,安康市河湖长制工作现场推进会议在汉阴举行,安康各县(区)河长制办公室负责人齐聚汉阴,交流“河长(湖长)+警长+X”治河经验。安康市不断深化河(湖)长制,目前全市340公里汉江、5平方公里以上941条河流和149个湖泊实现“河长(湖长)+警长+X”责任体系全覆盖。

为什么破坏水源地之类的违法行为在安康屡禁不止,为了“一江清水永续北送”安康做了哪些努力,“河长(湖长)+警长+X”中的“X战警”又有何独特之处?

点源、面源污染问题频出,原因何在?

汉江安康段水资源十分丰富,承担着南水北调中线工程70%的调水量,输入天津丹江口水库的水三分之二来自安康。调水量大,责任也越大。因为保护汉江水质不力,安康曾多次被通报。

2017年,中省环保督察反馈意见就曾指出:汉江水质保护问题不容忽视。在2017年8月28日,陕西省委第三环境保护督察组向安康市委、市政府反馈的督查情况里提到汉江水质保护问题,如:

安康市中心城区大量污水、渗滤液直排汉江;市生活垃圾填埋老场渗滤液长期直排张沟排洪渠,新垃圾填埋场溢流直排现象时有发生,等等。

我们把镜头拉到不久前,在生态环境部开展督查之前的4月20日,安康市组织各县区完成了县级及以上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环境保护专项排查工作,所查的地方,除了生态环境部公开的马坡岭及许家台水源地,还有白河县红石河水源地、岚皋县蔺河水库水源地、平利县古仙湖水库水源地等地。

查出的问题主要有:水源地保护区内有农家乐等餐饮企业,保护区内生活着不少居民,生活污水未集中处理

5月30日,平利县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展示该厂处理干净的清水。  吴小左 摄

汉江安康段水质保护不力的成因有很多,如沿江生活的居民过多而垃圾处理厂和污水处理厂不够,工业企业污染尚未得到有效根治,生态环境脆弱,等等。

但是坊叔发现,在官方通报和媒体报道中,有一个原因曾被两次提及,在当前更值得关注。措辞如下:

“虽然制定了整治工作方案,但没有明确责任单位或者责任人,具体措施和任务分工比较笼统,可操作性不强。”

“‘党政同责’‘一岗双责’未全面落实,一些部门、单位负责人对环境保护职责不清楚,有的领导甚至认为环保工作就是环保部门的事情,工作压力传导层层衰减。”

5月31日,白河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工作人员开着快艇在白石河上巡河。  吴小左  摄  

可以看出,针对发现的问题,安康市也在积极整改,但是在“明确责任”“具体执行”上打了“折扣”。坊叔认为,打“折扣”的最主要原因是守护河湖的初心是好的,但在工作机制方面仍然处在探索阶段,没有足够的人手和资金去实现“初心”。

举个例子,近两年安康的河长制工作开展得如火如荼,也取得了不少成绩,但是当地的河长制办公室现在仍然是和防汛办一套人马、两块牌子,工作量增加了不少,但是人手基本没变,压力在层层传递的第一关就面临着人手有限的困难,再往下传递,更是难免会走样。

再拿该市实行的“河长(湖长)+警长+X”的“X”来说,一个护河员一年的补贴目前只有5000元,但是每周至少要巡河一天,而现在打零工一天的报酬150元左右,1年可以收入至少7500元。如此一算,护河员的补贴还是偏低,而工作量却不小,难免会影响其护河积极性。

如何将“初心”变为现实?安康市近年来也做了不少探索和牺牲。

“牺牲”和“代价”倒逼循环产业发展

为确保京津冀饮水安全,300万安康人民多年来一直在持续开展保水护水行动。

5月31日上午,坊叔在旬阳县旬河边采访该县水利局局长、县河长办主任王均时,他表示,旬阳辖区内河流沿岸没有排放污染物的企业,以前有的也被关停,沿河搞养殖的也都关停了。

旬河边上的标语(摄于5月31日)。  吴小左 摄

当日下午,白河县公安局治安大队环食药侦查队队长李金勇在白河边上给坊叔介绍了两起他们整治的电鱼的案例,其中一起的当事人(一对夫妻)被判拘留10天,另一起是从湖北那边过来的,已经移交给湖北当地走司法程序。

6月5日,安康市汉阴县铁佛寺镇举办了以“垃圾不落地、铁佛更美丽”为主题的环保宣传活动。来自该镇双喜村的护河员余世海对此深有感触:河道垃圾越来越少,附近村民都自觉爱护河道环境,他觉得自己做的事越来越有意义

一张从上至下,从江河到湖库,从河长到湖长,多方发力,全民参与的“网”在安康的江面、河湖上拉开,共同守护着永续北上的一江清水。

在这个过程中,安康的经济发展曾一度为生态建设让路。为了保证汉江水质达标,安康曾一度关停“两高”企业300余家、直接减少产值近300亿。而当年安康完成的生产总值也才只有689亿元。

不仅如此,作为国家主体功能区,国土面积仅有2.35万平方公里的安康,2.15万平方公里都被列为限制开发区域。为了保护汉江,安康还“东挪西凑”借钱搞城市污水和垃圾处理厂这“两场”建设。

生态保护也倒逼着安康调整产业结构,走循环发展的道路,把生态环境的建设和保护、经济社会的持续稳定发展有力地结合起来。

以生猪养殖为例。小而散的养猪模式产生的环境污染问题,已成为制约养猪产业发展的瓶颈。当其他省市采取严格的限制、关停措施时,安康当地的公司在保护环境的前提下,探索出了“猪—沼—园”绿色低碳循环产业体系的养猪模式。

美丽的瀛湖(图片来自安康瀛湖生态旅游区管委会官网)。

以网箱养鱼为例。发展网箱养鱼一度成为安康瀛湖周边地区的支柱产业,但是因为在湖里养鱼的人太多,结果导致库区水质出现滑坡,部分指标超标。从2017年12月底至2018年4月22日,瀛湖库区汉滨段468户养殖户、31728口网箱被全部取缔拆除,共处理存鱼180万斤,库区群众顺利实现转产再就业。

在国家逐步规划建设跨区域发展的大前提下,安康人民付出的代价逐渐成为安康未来循环发展的一个新动力。同时,在安康谋求经济发展和生态建设平衡的过程中,一股民间守护河湖的力量“崛起”了,那就是“河长(湖长)+警长+X”中的“X战警”。

“X战警”来头“小”作用大

陕西著名水利专家李占斌曾提出,“当水源地的点源污染得到有效控制之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面临的最大难题和挑战,将是地域广阔的农村面源污染。”

水源地的点源污染可以通过环保督查、执法来有效控制,但是河流沿线广阔的地域生活着许多居民,使得农村面源污染具有分散性、隐蔽性、随机性、不易监测性、危害滞后性等特点,农村面源污染防治成为世界性的难题。要解决这种分散的个体污染行为,仅仅凭借政府的力量是不够的,必须让农村居民自己成为治污者

于是在安康各县区的宣传带动下,“河长(湖长)+警长+X”责任体系建立起来,一批或政府推动或民间自发的“X战警”站出来了。坊叔整理发现,安康的“X战警”有如下几类:

政府聘用的护河员。比如汉阴县铁佛寺镇的余世海今年34岁,1999年他在山西省一家砖厂打工时,右臂不慎被卷进传送履带,落下二级残疾。因为独臂的原因他在外打工时常受到招工方歧视,他只好回到家乡种魔芋、养鸡、养猪。2017年11月,汉阴设立护河员后,考虑到余世海家贫又残疾的情况,将他纳入到护河员队伍中,每年有5000元的收入。目前,安康市每年投入1500万元,从贫困人员中开发公益护河员3000余名。

5月29日,余世海在河边捡垃圾。  吴小左  摄

村民自发成立的志愿护河队。如18岁的刘文杰和22岁的刘元家都在汉阴县城关镇三元村,他们是该村的志愿护河队成员,刘文杰才上高一,刘元在汉阴一家餐厅当厨师,他们平时有时间就回村里义务护河捡垃圾。据三元村村级河长陈忠秋介绍,实施河长制以来,该村组建了12名专业护河员保洁队、40人的民兵护河队和志愿服务者共计100余人保洁队伍。

在旬阳县双河镇高坪社区也有一批非常“壮观”的志愿护河成员,其发起者朱先萍只是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她从小生长在双河岸边,经常利用闲余时间清捡河道垃圾杂物。日子长了,她觉得光靠自己的力量太过单薄,在去年妇女节那天,她把自己的想法讲给村里的姐妹们听,得到十几位姐妹支持,她们成立了村里第一支卫生清扫队。很多人并不理解她们的义务保洁行为,甚至有人冷嘲热讽。时间长了,她们的善行义举感动着身边的其他居民,原来的冷嘲热讽消失了,换来的是更多群众的理解支持,村容村貌和水岸环境改善了很多。

白河县白石河边的公示牌(摄于5月31日)。  吴小左  摄

公益组织。比如,2014年4月,还在安康学院上学的李鹏博发起成立了安康环保公益协会。也是在初期大家的质疑声中,他们测水质、捡垃圾,做一些倡导和调研,把发现的问题用微博、微信的形式发布,排查过近两百个排污口,成功干预解决过十多个污染源,引起政府以及环保部门的关注。

“河长(湖长)+警长+X”治的是河道,改变的是老百姓的观念。余世海告诉坊叔,他在河道捡垃圾时遇到的最开心的事,是不断地有村民对他讲,“你捡垃圾那么辛苦,我们以后就不往河里扔垃圾了”。朱先萍说,村民们从不理解她们姐妹自愿捡垃圾的行为,到主动加入到志愿者队伍中来,让她很欣慰。

只有从“顶层设计”到具体执行不打折扣,再调动群众的力量,才能擦亮安康这颗“秦巴明珠”,保证一江清水永续北上。(人民日报中央厨房·208坊工作室  吴小左)

责编:杨知然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