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环视听】专访汪品先,耄耋老人9天3次下潜南海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环视听工作室   

2018-08-03 10:52

题图.jpg

9EV8YBKPUZ4K0$82VY{]7`F.png

2018年5月21日,汪品先从“深海勇士”号载人深潜艇中走出来。


      5月13日,辽阔的南海西沙海域,“探索一号”科考船在万顷波涛中轻轻晃动着,船上所有人都在静静等待。下午5点多,“深海勇士”号深潜器浮出了海面。“出来了,出来了!”甲板上数十人一拥而上,热切地注视着深潜器的舱门,只见82岁的汪品先纵身一跃,稳稳地跨上最后一级阶梯,走出了深潜器。如雪的白发和红蓝相间的潜水服在辽阔的大海上如此引人注目,他把左手紧握成拳,放在胸膛前,沧桑的脸上露出坚毅的笑容。

“我们中国人也能下潜了!2010年之前,世界上只有日本、美国、法国、俄罗斯4个国家拥有载人深潜器。”今年6月1日下午,“环视听”记者在同济大学海洋楼见到汪品先时,老人朗声笑道。汪品先认为,海洋开发的重心正在下移:“现在全世界开采的石油1/3以上来自海底,各国对海洋资源的争夺日益激烈,要追赶上发达国家,我们必须搞清楚海底是什么样的。

 汪品先是我国著名的海洋地质学家, 中科院院士,同济大学海洋与地球科学学院教授。他与海洋有着特殊的缘分,一生之中做了两件与海洋有关的大事,一是从事深海科考研究,二是创办了同济大学海洋地质系(现海洋与地球科学学院)。”

今年,我国自主研制的“深海勇士”号4500米载人深潜器投入实验,汪品先亲自下潜并观察采样长逾8小时。他探索大洋近40年,从没想到,在过了退休年龄20年后,迎来了科研事业上的重大突破。

 汪品先一早就做好了深潜的准备。5月9日,他从上海飞到三亚,来到深海研究所,10日登上“探索一号”科考船。在众人的期待中,船只起航驶向西沙海域。随船有60名工作人员,其中8名科学家将下潜。得知汪品先也在下潜名单上时,所有人都吃了一惊。耄耋之年潜到海底去,这在此前是绝无仅有的,况且,汪品先去年被查出前列腺癌,登船时还随身携带着治疗用的针剂。工作人员和学生纷纷劝说:“您都80多岁了,身体怎么吃得消。”“这太冒险了,您不能下去!”“派学生下海采样就行了。”可汪品先很坚决,这是他“蓄谋已久”的挑战:“喊了半辈子进军深海,总得进到海底有个亲身经历。”

 13日一大早,汪品先在深海研究所所长丁抗以及驾驶员的陪同下来到甲板上。蔚蓝色的大海波光粼粼,目之所及处,海天一色,非常壮丽。8:05,三个人进入“深海勇士”号深潜器,汪品先坐在右边,左边是丁抗,中间是驾驶员;8:10,“深海勇士”号缓缓吊离甲板;8:20,“深海勇士”号下水,并以每3分钟100米的速度下潜;9时许,“深海勇士”号下潜到1400米左右的海底。一个从未见过的、神奇的海底世界呈现在了汪品先眼前。

“我们首先看到了冷泉,这还是在西沙群岛地区第一次遇到冷泉。”冷泉是海底沉积界面之下以水、天然气、石油等为主要成分的流体,以喷涌或渗漏方式从海底溢出。1983年,美国科学家在墨西哥湾确定了第一个冷泉。2002年,“冷泉”这个概念被引入中国。在南海发现冷泉,意味着这儿的海底有一套相对完整的生物系统。“冷泉像海底生物的家园一样,我们看到了贻贝类、多毛类动物以及海星、海胆,还有鱼和螃蟹游来游去。我抓了一只半米大的螃蟹,可惜它不听话地乱动,结果壳被机械手抓碎了。”汪品先笑道。

“深海勇士”号在没有阳光照射的海底继续行驶着,冷不丁地,他们撞上了冷水珊瑚林。“这是完全没有想到的!”汪品先兴奋极了,“海底的珊瑚几年才生长1毫米,一根根地立在海底岩石上,在海水中摇曳生姿。那些2米多高的竹珊瑚拉直后能有五六米长。还有矮的珊瑚像扫帚、像扇子,非常漂亮。这片珊瑚林为海洋动物提供了栖居地——上面爬着海星、章鱼等生物,真是美丽。”汪品先充满激情地描述着当时看到的情景,双手不断地比划着:“就像爱丽丝梦游仙境一样。”

  冷水珊瑚林的发现对研究海底生物有着重大意义。“海水平均水深3700米,上面200米才有光,也就是说下面3500米的海水是没有光的,地球上海水95%是黑的,是一个我们了解很少的黑暗世界。从前,大家认为海底岩石是没生物的,但我现在看到了冷水珊瑚,而且这些珊瑚全部长在石头上,那么就说明,岩石质的海底是有生物圈的,这在中国是没有注意过的。”

“深海勇士” 号在海底航行了四五公里,观察采样逾8个小时。当汪品先神采奕奕地走出深潜器时,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可汪品先意犹未尽:“我们原计划是8个人每人下潜1至2次,因为冷水珊瑚林的发现,我又给自己增加了一次下潜,最后一共潜了3次。”5月19日,汪品先第二次下潜观察冷泉;21日,他第三次下潜,再次观看、采样冷水珊瑚。

  从10日登船到24日下船,汪品先度过了14个难忘的日夜。因为吃住都在船上,为了保证他的身体健康,护士每天都来给他量血压。尽管被大家当作“大熊猫”,但汪品先对自己的身体非常有信心,他有时5点多起床去海上抓拍日出,白天和大家一道进行学术交流,晚上开会听取下潜人员的汇报,安排第二天的下潜计划……他深知,这是“南海大计划”的收尾之作,要求尽善尽美。2010年,国家自然基金委立项“南海深部过程演变”的重大研究计划,2011年启动至2018年结束,总投入超过5亿元人民币。这项计划旨在采用一系列新技术探测海盆,揭示南海的演变过程。汪品先是这项计划的发起人,也是负责人、专家组组长。这一计划共立项60个,国内32个单位、700多位科学家参与,并且超计划实施了3次大洋钻探和3个深潜航次。“大洋钻探是在三四千米的海底打钻,通过研究岩心来发现南海形成的历史。”汪品先解释说,“通过钻探,我们发现了南海独特的张裂过程,这和北大西洋所谓的世界典型模式是不同的——过去人们都认为海洋是由陆壳经过一系列的扩张、裂变、演化而来。现在,我们将对南海模式进行研究和论证。”

  说起这8年的南海科考,汪品先的声音因为激动而颤抖起来:“我国的海洋事业是近些年才发展起来的,而我现在这个年纪,就是在和时间赛跑,我还很多计划要去实现。”(人民日报中央厨房·环视听工作室 李璐璐)

责编:杨知然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