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环视听】专访老兵王继才妻子:将生命献给开山岛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环视听工作室   

2018-08-30 21:59

题图.jpg

1535622102.png

                        2012年,王继才和妻子在江苏省连云港市开山岛民兵哨所。

“我回到岛上,他就不在了……”王仕花没想到,7月25日,竟是她最后一次同丈夫王继才道别。那天,她乘坐渔船离开距离连云港市燕尾港12海里的开山岛,回到灌云县医院看病。27日下午4点,她赶回开山岛,本以为丈夫会像往常那样迎接她,谁知上岛后,一眼就看到丈夫一动不动地躺在礁石上。王仕花几步跑过去,大声哭喊着,但再也没能唤醒他。2018年7月27日21时20分,年仅58岁的王继才因突发心脏病离世,倒在了自己用生命守护的海防小岛上。

日前,习近平总书记对王继才先进事迹作出重要指示,赞扬他守岛卫国32年,用无怨无悔的坚守和付出,在平凡的岗位上书写了不平凡的人生华章。

   开山岛是黄海海防线的前哨、祖国的东门,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开山岛面积仅有0.013平方公里,像1个足球场般大小。这里没有淡水,不通电,条件非常艰苦。1986年,驻守在此的海防部队撤编后,设立了民兵哨所。在最初的几个月中,连续走了十几个守岛人,平均守岛时间只有短短几天。“没人愿意在岛上长待,最后,武装部的政委找到了继才。”王仕花对记者回忆起了守岛往事。那年7月,灌云县人民武装部政委王长杰对26岁的民兵营长王继才说:“我有个任务要交给你,去守开山岛。”王继才听后犹豫起来,然而一抬眼,看到了政委眼里的期待和信任,便坚定地说:“您放心,我一定守好。”当天回家后,他就打点行装准备上岛。听说王继才要去守岛,家人担忧不已,纷纷劝说他放弃:“那么远的地方,坐船就要一个多小时,你一个人上去可怎么行。”“海上经常刮台风,太危险了。”“你上岛了,老婆和孩子怎么办?”当时,王继才和妻子王仕花结婚刚两年,有个不满1岁的女儿。可他下定了决心,带着一些简单的生活必需品和几瓶酒就坐上了去开山岛的船。

1986年7月14日上午8时40分,王继才深深地记着登岛的时刻。他放眼望去,岛上寸草不生,乱石堆砌。他小心翼翼地走过一条坑坑洼洼的通道,再登上100多米长的台阶,来到了几排空荡荡的旧营房前,在一间屋子里支起了床。晚上,呼啸的海风使劲拍打着窗户,王继才在黑漆漆的房间里点燃一支蜡烛,借着微弱的烛光,他蜷缩在床铺一角,一边抽烟一边喝酒壮胆,一夜没有合眼。

   一天、两天、三天……王继才在岛上艰难地数着日子。每天,他站在礁石边望着家的方向,孤独难耐。终于,到了第四十八天,妻子王仕花上岛来看他了。短短一个多月,站在王仕花面前的丈夫瘦了一大圈,面容憔悴,胡子拉碴。王仕花心疼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掉眼泪。最后,她一把拽住丈夫的胳膊说:“咱不守岛了,回家!”可王继才沉默了,半响,他说:“如果我走了,就是逃兵,开山岛是海防前哨,我不守,谁来守?”

   第二天一早,王继才就对妻子说:“你回去吧,照顾好爹妈和孩子。”王仕花含泪下了岛。回到家后,丈夫满头乱发、面容枯瘦的样子总是浮现在她眼前,一有空,她就上岛探望丈夫。有一次,王仕花带着女儿来到岛上,结果被台风困住。大风大浪中,一家人躲在营房里彻夜难眠。这次的经历,让王仕花认识到守岛不仅孤独,而且危险重重。她心想,开山岛不能没有丈夫,而丈夫不能没有她。“于是,我就辞去了教师工作,把1岁多的女儿托付给婆婆,也向组织申请守岛。”不久,王仕花来到岛上,和丈夫组成了“夫妻哨”。

王仕花的到来,给开山岛增添了一丝活力。每天早晨,王继才和妻子迎着曙光起床,在朝阳下升国旗。王继才曾说:“要让国旗在我们的国土上每天都升起。”望着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夫妻二人心中充满了豪情。吃过早饭,两个人开始巡岛。岛上风大,礁石上长满了湿滑的苔藓,为防止摔倒掉进海里,夫妻俩用绳子把彼此系在两端。不管刮风下雨,他们都会爬上瞭望塔,用望远镜查看海况。傍晚时分,两个人再一次巡岛。一天的工作结束后,他们会把观察到的状况仔细地记录在笔记本上。

测风力、观天象、护航标……王继才夫妇兢兢业业地守在这里。孤岛上的生活比想象中更艰难,没有淡水,他们就用大桶接雨水喝;没有电,他们就点煤油灯;物资和食物要从岛外运来,如果遇上台风,甚至会断了补给。有一次,台风刮了17天,渔船无法出海,困守在岛上的他们断食了3天。由于长时间居住在阴湿的环境中,他们患上了风湿性关节炎和湿疹,腿上长满了斑点,痛痒难耐……

在岛上,夫妻俩多次遇到生命危险。巡岛时,他们不止一次从山崖上摔下来,王继才先后摔断了3根肋骨。1999年冬天,王继才在巡查时一脚踩空,从半山腰滚了下来,导致胆囊管破裂,当时就陷入了昏迷。王仕花急忙叫了条渔船,将丈夫送到县医院,大夫下了病危通知。庆幸的是,经过抢救,王继才苏醒了过来。

王仕花怀上第二个孩子时,依然坚持守岛。1987年7月的一天,距离预产期还有一个月,王仕花突然腹痛,要早产了。当时台风连刮3天,渔船无法上岛。王仕花疼得满地打滚,王继才急得满头大汗,在屋里团团转。

情急之中,王继才通过对讲机和武装部联系:“仕花要生了,怎么办啊?”接电话的政委一听,赶紧联系了医院,让医生隔岸教王继才如何帮妻子接生。对岸医生怎么说,王继才就怎么做。他把一件白背心剪开当纱布,用煮过的剪刀剪脐带,将儿子接生了下来。孩子出生后,王继才惊魂未定,跪在地上嚎啕大哭:“他们娘俩的命保住了。”后来,他给儿子取名“志国”,希望儿子和他一样,志在报国。如今,王志国也成为一名军人,和父亲一样保家卫国。

迎新春茶话会在北京举行,习近平总书记在茶话会前亲切会见全国双拥模范代表。座谈时,王继才就坐在总书记身边。总书记亲切地对他说:“守岛辛苦了,祝你们全家新年快乐!”王继才响亮地说:“请总书记放心,我一定把开山岛守好!”

从北京回来后,王继才总是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守岛民兵,国家给了我们这么多荣誉,我一定要把这个岛守好,守到守不动为止,哪怕在岛上走了,也对得起国家。”

  “我们守岛,离不开政府、离不开亲友。”王仕花说。一直以来,连云港市、灌云县两级政府都很重视开山岛的建设,不仅修缮了营房,还配备了各类设施设备。2008年春节前夕,江苏省军区给开山岛送来一台小型风力发电机,王继才和妻子在岛上有了电视看。2012年,县里给小岛安装了小型太阳能发电站,王继才和妻子又有了浴室。

夫妻俩守岛,家人毫无怨言。32年来,王继才只有两次在家过春节,一次是母亲八十大寿那年,一次是儿子考上大学那年。老父去世、大女儿王苏结婚,王继才都没能陪在身边。他们的亲家公张佃也加入了守岛队伍中。有一次,王继才离岛办事,想找人代为值班一星期,但没人愿意上岛。无奈下,王继才试着问了问张佃,谁知张佃一口答应了。以后,只要王继才有事下岛,张佃就代他守岛,一年至少要代班五六天,最多的一次是在2014年,王继才被评为“时代楷模”,经常要下岛演讲,张佃共代班了92天。张佃对亲友说,在岛上,条件苦可以忍,孤独真的让人难忍啊!代过这样的班,才更明白亲家的不易。

    32年来,王继才夫妇早已把开山岛当作了自己的家。王继才离去了,王仕花依然想守岛。今年8月6日,王仕花正式申请接替王继才守岛:“他的诺言也就是我的诺言,就算哪天我走了,也要在岛上走。”武装部的领导劝她:“你年纪也大了,一个人守岛太苦太累,不如在家休养。”可王仕花坚决要求守岛。武装部的领导拗不过她,拟聘她为开山岛民兵哨所名誉所长,不必驻守岛上,遇到重大节日或重要活动时负责上岛宣讲。

而守岛的重任,后继有人了。武装部从燕尾港镇挑选了10名民兵预备役人员,从8月7日开始轮流上岛值守。为长远考虑,灌云县将组建一个哨所值勤班,采取自愿报名与组织指派相结合的方式,实行轮流值守,彻底改变以往两人长期值守的模式。听到这些,王仕花点点头,噙着泪,轻声说:“岛要一直守下去。”

滔滔黄海,斯人已逝,但开山岛上的那座灯塔依然亮着,为渔民指着回家的路,为国家亮着平安的信号,也向天空、海鸟和过客讲述着守岛人留下的故事。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环视听工作室 李璐璐)

责编:李文娣

展开全文

关键字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