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麻辣财经:稳投资不搞大水漫灌,重在补短板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8-09-20 10:58

113085_500x500

9月19日,第十二届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李克强总理的致辞赢得了与会代表的热烈掌声。

“最近国内投资消费增速有所放缓,部分企业困难有所增加,经济平稳运行的难度加大。但中国的发展从来都是在攻坚克难中前进的,没有过不去的坎。历史上我们曾多次面临极为严峻的挑战,不但都挺了过来,而且发展得比以前更好。”

“应对当前的困难和挑战,我们有底气、有能力、有办法。中国经济列车不会掉挡失速,必将行稳致远。”

今年以来,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逐月放缓,从年初的7.9%降到5.3%,引发各方关注。究竟该如何看待投资增速放缓?稳投资的重点是哪些领域?有哪些政策正在落地?

农村基础设施提档升级,是重点支持方向

做好稳投资工作,要聚焦稳定有效投资的重点领域,找准制约经济社会发展的短板领域,精准发力,加大工作力度。农业农村现代化就是重要的发力点。

 “今年中央预算投资计划下达的进度明显加快,2018年农林水利等领域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在今年3月底以前就已经下达了96%以上。截至今年5月底,所有投资计划已全部下达,这也是我们历年投资计划下达最早、最快的。”国家发改委农经司副司长李明传表示,这一举措有效促进了项目及早开工建设、尽快形成有效投资,切实发挥了中央预算内投资效益和“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推动农村基础设施提档升级,是重点支持方向。其中,水利是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稳定有效投资的重点领域之一。李明传举例,下一步将科学有序推进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加大灾后水利薄弱环节补短板工作力度,统筹推进中小型水源工程和抗旱应急能力建设;巩固提升农村饮水安全保障水平,开展大中型灌区续建配套节水改造和现代化建设,实施大中型灌排泵站更新改造;到2022年,推动农田有效灌溉面积达到10.4亿亩。

实际上,近年来,全国水利工程年均完成投资规模在6000亿元以上,各项重点水利工程加快建设,目前172项重大水利工程已累计开工130项,在建项目投资总规模超过1万亿元,已经提前完成了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确定的目标和任务。

在乡村振兴战略带动下,今年以来第一产业投资始终保持较快增长,1—8月份同比增长14.2%,增速比1—7月份提高0.5个百分点,比全部投资高8.9个百分点。

李明传透露,发改委将推动加快建设引江济淮、滇中引水、珠江三角洲水资源配置、碾盘山水利枢纽、向家坝灌区一期工程等重大水利工程,尽快补齐中小河流治理等薄弱环节的短板。同时,根据相关规划和发展战略的要求,区分近期、中期、长期三类情况,做好总投资1亿元以上的重大水利项目储备工作。

投资放缓的主要原因, 是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回落

今年1—8月,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3%,比1—7月下降0.2个百分点,降幅有所收窄。那么,哪些领域投资增速是回升的?哪些又是回落的?

国家发改委投资司副巡视员刘世虎表示,从今年1—8月的投资运行情况看,  制造业投资增速持续回升。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7.5%。制造业投资结构持续优化,其中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增长12.9%,装备制造业投资增长9.2%。

民间投资保持较快增长。民间投资同比增长8.7%,比整体投资高3.4个百分点,延续了今年以来增速始终高于整体投资增速的势态。

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回落。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4.2%,增速比去年同期下降15.6个百分点,这也是投资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

“总的看,制造业投资和民间投资增速回升,表明投资结构在不断优化。同时也要看到,基础设施投资增速放缓,新开工项目计划总投资大幅回落,反映出投资增长后劲不足,需要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稳定有效投资。”刘世虎说。

既然投资增长后劲不足,那么国家发改委将采取哪些有效措施稳投资?

稳投资,得做好项目储备。刘世虎透露,发改委正在会同各地方和有关部门,加强重大项目储备,健全完善储备制度,加快项目前期工作推动开工建设。目前,发改委和有关部门一道,进一步压减工程报建时间。

稳投资,还要保障在建项目的后续融资。针对实际情况,发改委正督促地方加快今年1.35万亿元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和使用进度,支持在建的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同时,防止金融机构盲目抽贷、压贷和停贷。

稳投资,更要优化营商环境,进一步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深化投融资改革是优化投资环境的重要抓手。要取消和减少阻碍民间投资进入补短板等重点领域的附加条件,加快开展工程建设项目审批制度改革试点。”刘世虎说。

稳投资,也不能“一哄而上”,防风险要做到三个“严禁”:严禁违法违规融资担保行为,严禁以政府投资资金、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政府购买服务等名义变相举债,严禁建设政绩工程、形象工程,切实防范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

基础设施投资增速放缓,是当前投资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作为基础设施传统投资重点的“铁公机”等交通基建,是不是会迎来一波“大干快上”?

国家发改委基础司副司长马强表示,交通基础设施重大项目投资,首先必须要在已批准的各类规划范围之内,并符合“三个突出”的要求:即突出骨干通道的建设、突出国家重大战略的支撑、突出打通“最后一公里”。

据介绍,今年新开工项目的进度将加快。这其中包括,加快推进包头至银川、和田至若羌、湖州至苏州至上海等铁路项目建设;启动一批国家高速公路网待贯通路段,实施武汉至安庆6米水深航道等航道整治工程;力争实施乌鲁木齐机场改扩建工程、韶关机场军民合用工程以及新建菏泽、丽水机场等重大工程。

“下一步,我们将在确保已开工项目顺利实施的同时,力争年内再新开工一批重大项目,强化明后年项目储备,保持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平稳有序,更好满足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和人民群众安全便捷出行的需要。”马强说。(人民日报中央厨房·麻辣财经工作室)

责编:周扬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