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麻辣财经:流动性合理充裕,为啥企业还是感到“钱紧”?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8-10-22 10:26

麻辣财经

10月20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专题会议,重点分析三季度经济金融形势,研究做好进一步改善企业金融环境和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有关工作。

会议给出了这样一个判断:当前宏观经济延续稳中有进的基本态势。从金融领域看,积极实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市场流动性总体上合理充裕。但也必须看到,我国经济仍处于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阶段,在内外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历史上积累的一些风险和矛盾正在水落石出。

面对这样一个情况,我们该怎样应对?会议强调,要处理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平衡,在实施稳健中性货币政策、增强微观主体活力和发挥好资本市场功能三者之间,形成三角形支撑框架,促进国民经济整体良性循环。资本市场关联度高,对市场预期影响大,资本市场对稳经济、稳金融、稳预期发挥着关键作用。要深入研究有利于资本市场长期健康发展的重大改革举措,成熟一项,推出一项。

目前市场流动性总体上合理充裕,跟央行近期降准有关。10月15日,央行下调了银行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用以置换当日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同时还向市场释放7500亿的流动性。

这次降准,将给市场带来哪些影响?能否进一步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麻辣财经采访了有关专家,一起来听听他们的看法。

降准释放资金1.2万亿元,有助于降低商业银行资金成本

“从今年年初开始,到10月份这次降准,央行已经连续四次降准了。我认为这个降准的时机,选择的比较好。”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说,前段时间,国际金融市场比较动荡,一些新兴市场、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包括汇率都出现大幅波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对国内产生溢出效应。央行通过降准可以给市场一个稳定的预期,避免由于外部波动影响我们内部的市场稳定。

 “对于此次降准,市场一直是比较期待的。”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表示,从释放对商业银行体系的资金来讲,降准1个百分点就是1.2万亿元的资金,这个规模是相对比较大的,也有非常强的针对性。

“实际上,降准也不仅仅是看外部市场,肯定还是和我们的内部市场有关系,这里面有很多的考虑。” 赵锡军表示,从内部来讲,历时一年多的降杠杆,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效,宏观的杠杆率的指标,降到比较合理的状态,而且基本上趋于稳定。另一方面,一些宏观经济指标,比如投资增速需要进一步提振。所以,通过降准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降低整个信贷的成本,让整个经济运行的成本有所下降,这也可能是一个考虑。

“调整存款准备金率,是我们国家最常见的货币政策工具。尽管今年以来已经四次降准,但是并不是放水,还是保持稳健中性。” 温彬解释说,降准是补充流动性一个方式,因为我们外汇占款有所收缩,所以需要降准来释放基础货币。

那么,这次降准释放资金1.2万亿元,有4500亿元是置换中期借贷便利。置换的好处是什么?

温彬分析,第一,置换以后,商业银行资金成本下降了,有助于引导商业银行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这也是一个根本目的。实体经济融资贵,那是因为商业银行资金成本贵,降准有一个好处,就可以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第二个好处是期限比较长。商业银行拿到手里,可以进行长期的资产安排。

在这个意义上讲,这次尽管降准了1.2万亿,但并不是大水漫灌。从今年年初到现在,几次降准都是定向的:1月份降准是支持普惠金融;4月份降准是置换中期借贷便利9000亿;7月份降准又增加了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这次降准进一步扩围,支持小微企业支持民营经济,支持创新型企业。这些支持的领域,都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源和转型方向。

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切实把流动性引导到实体经济中

眼下,不少制造业企业反映钱紧,往年可能是中小企业贷款比较难,但是今年很多的大企业也出现了贷款难的问题。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为什么实体企业还是喊渴?

“实体经济的融资难、信贷紧张的情况,确实存在。所以释放流动性以后,还要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切实把流动性引导到实体经济中去。” 温彬强调。

今年6月,五部委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意见》,从货币政策、监管考核、内部管理、财税激励、优化环境等方面提出23条短期精准发力、长期标本兼治的具体措施。意见要求,金融机构每年对小微企业贷款的增速,要高于平均增速;对小微企业贷款的户数也要同比增加。“正是由于这个两增长的要求,近期银行对小微贷款的配置比例都是比较高的,包括我们民生银行,9月份的小微贷款的余额已经创历史新高。政策的效果是比较明显的。”温彬介绍。

今年以来,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是一个持续下行的态势。这次降准,对于稳投资有多大作用?

“实际上,稳投资确实是目前非常关注的一个事情。在投资增速有所下滑的趋势下,怎么样能够稳定投资,特别是民间投资,国家也出台了一系列的措施,包括政府设立引导型产业投资基金,来加大短板领域投资等。” 赵锡军表示。

但是话说回来,仅靠调整货币政策,给商业银行更多的放贷资金,能不能形成长期的资本来源,还有待观察。特别是在一些短板领域,社会需要的公共服务领域,投资时间更长、回报率相对也比较低,靠贷款能不能解决?这也是个问题。“如果要稳投资,恐怕不仅仅是一个放贷款就能够解决的,还需要拓展更加长期的资金来源,来支持产业升级换代和基础设施进一步提升。” 赵锡军说。

赵锡军认为,流动性只是解决金融系统本身资金的宽裕程度的问题,至于资金流向哪些实体经济,还要看投资的主体需求。因为投资能不能收得回来,投资人是要承担风险和责任的。投资有没有效率,能不能收得回来,都需要企业仔细考虑。同时,在政策层面也需要做更多的努力,包括不断地深化改革,破除机制体制中的障碍等,为实体经济创造更好的投资环境,为实现高质量的发展打好基础。(人民日报中央厨房麻辣财经工作室 陆娅楠)


责编:陈婉昭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