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日月谈:张爱玲小说又要拍成电影,许子东这么看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日月谈工作室   

2019-06-17 12:11

logo.jpg

张爱玲的第一篇小说《第一炉香》近来未拍先火,再次引发关于文学经典影视改编的讨论。从电影、电视到舞台剧,张爱玲的作品以多种形式进行呈现,一面是经久不衰的“张爱玲热”,一面是“伪语录”等误传误读,我们为什么热衷于阅读张爱玲,其作品的影视改编为何常与大众审美和接受期待存在落差?

张爱玲曾在香港求学并数次造访,与香港有深厚渊源,一生创作包括《第一炉香》在内的众多香港故事,对香港文学影响深远。香港岭南大学中文系教授许子东长期深入研究张爱玲,著有《张爱玲的文学史意义》等。“日月谈”工作室就张爱玲小说及影视改编相关问题专访许子东教授,以下为其口述整理。

20190522121740782754_watermark.jpg

张爱玲具备市场价值,她的作品拍出来总会有人看。“张爱玲热”跟国家发展的趋势是一致的。如今的中国梦,就包括老百姓追求幸福生活的愿望。张爱玲当年说,改变世界为了什么?为了我们常人可以生活得更好。她不写宏大叙事,写日常生活。

中国现代文学作品可归纳为三类。第一类,忧国忧民,要救世。鲁迅、巴金、茅盾等“左联”作家属于此类,用严肃的态度写严肃的故事。第二类,以文学自救,有林语堂、梁实秋、徐志摩等。其三是娱乐型,一切以读者需求为第一,追求畅销流行,以游戏的态度写庸俗的故事。

张爱玲这样的作家,哪一类都放不进去。她以严肃的态度和目光去写非常庸俗的人生,加上其独特的风格,讲都市感性,重女性感官,把性别斗争描写得既通俗又精彩。人们的生活安定了,能够并且愿意踏实去品评生活本身的味道,希望对生活、对人性有所思考,张爱玲就很合时宜。

很多读者也是误解她的,张爱玲的语录现在传来传去变成一个小资符号。但她之所以能在精英界构成对文学史结构的一种挑战,能够有持久的热度,那是因为张爱玲作品有严肃的骨子在里面,像三毛、琼瑶的作品就做不到这点。

“张爱玲热”能够持久,说明我们整个国家,我们的读者有文化,有这个追求。他们不满足于游戏式的作品,但他们要看游戏式的人生,不要总看那么严肃的作品。有最浅的一层,爱情故事好玩。所以有读者只看华丽,不看苍凉。当然也有很多人会看爱情为什么这么悲观,没有亮色等,就像失恋歌也是很流行的。但我一直跟学生说,张爱玲之所以把故事里的男女爱情写得这么悲观,是因为她心中对爱情有很高的标准,我们常人都不敢设想的标准。

efd5a4857ce64e48afd3bbcfdad4571e.jpg

《倾城之恋》剧照。(图片来自网络)

《小团圆》里女主人公九莉对爱情讲过三个标准,第一,男的不要太漂亮。第二,这个男的不能像张爱玲自己,也就是不能像她这么聪明。第三,必须没有目的。这三个标准都高。前面两条不去讲它了,第三条就很难做到。所以很多人就有疑问,为什么她能够在作品里把什么都写得那么透,可她自己的人生就可以活得这么糊涂?为什么糊涂?其实她也带了很高的标准。

所以这就跟鲁迅一样,鲁迅写这么多仇恨的事情,到死都不原谅别人。但鲁迅有一句话叫,创作总根植于爱。小的时候我不理解,后来我才搞明白,因为爱,你才看不惯那么多的虚伪。看到什么东西都是美好,那说明你要求低。他们就是要求高。我们也有要求,所以我们关注他们的作品,就这么简单。

张爱玲作品的影视改编之所以大多数满意度不高,与影视制作受市场影响过多有关。当下的所谓影视作品评论,很多都沦为宣传,这对于提高整个市场的欣赏水平十分不利。如果要形成良性循环,应当尽快建立客观权威的评论体系。

比方说做一个类似于《锵锵三人行》的节目,一直讲电影电视,找评论家、演职人员、大学教授等不同的人过来。像书店里放两个榜帮助读者做选择,畅销书一个,专家推荐一个,院线也应该这样,在票房大火的影片外提供其他选择。别小看中国文青的力量,他们是很强的。梁文道他们的《看理想》(文化类视频节目),有一批人在追。

责编: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