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日月谈| 台湾作家杨渡:回到真实历史,讲贴近人心的故事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日月谈工作室   

2019-07-01 09:34

logo.jpg

杨渡是台湾知名的诗人、作家和媒体人。1958年生于台中农村家庭的他,曾任台湾《中时晚报》总主笔、台湾“中华文化总会”秘书长,出版过诗集、散文集、报告文学和传记作品等十余种。对台湾历史文化有长期深入研究的他,落笔常带温情,在两岸引发回响。

杨渡近日接受日月谈工作室专访,谈台湾历史书写,说两岸文化交流。

3B5A0019.jpg

杨渡在第十一届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艺术论坛上发表演讲。(张盼摄) 

记者您的自传体长篇小说《一百年漂泊:台湾的故事》(台版书名《水田里的妈妈》)描摹了百年来台湾的农村社会生活图景及其向工业社会、商业社会转型的过程。您如何看待这种时代变迁,它又为当代写作者提供了哪些可能?

杨渡:亚洲四小龙高速成长,从农业社会急速转型到工业社会,在欧洲走了三四百年的现代化历程,四小龙竟以30年时间做到了。在台湾,也就是从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我们的一生仿佛活过“三生三世”,是经历农业文明、工业文明与后工业时代的人。

生活在巨变的时代,我们得以比较农业文明与工业文明的差异,网络时代与传统文明的关系。我们得以感受人性与人心的幽微。每一个人的生命,每一个家族的变迁,都是一部独一无二的长篇史诗。身处这样的时代,对写作者来讲,会有一些新的可能,新的题材在这里面产生。

这一代人可以去记录这些故事,记录许多家族的生命史。这个内容可能是欧美文学很难呈现的,也是这个时代特殊的意义。今年是五四运动百年,回首中国的现代化之路,我相信,我们的时代还有太多的故事,等待去发掘和述说。 

记者您近年推出了多本有关台湾历史的作品,包括《在台湾发现历史:岛屿的另一种凝视》《有温度的台湾史》《1624颜思齐与大航海时代》。您如何看待台湾历史在岛内的呈现方式,您所采取的观察视角又是怎样的?

杨渡:台湾历史现在被政治扭曲得太严重,一大半被掩盖掉了,应该以客观的视角去真正梳理,并把它呈现出来,让人们真正了解自己。我们过去从政治史出发,大家只看到政治,看到国民党,看到民进党“台独”的历史。如果换成民众史的角度去写,比如写女工的发展历史,冷战时期台湾的歌谣是怎么被创造的,你会贴近民众的生活。

回到真实的历史,回到民众生活的历史,其实是有更多的证据,更多的历史资料来说这些故事。我尝试用说故事的方式去写台湾历史,《有温度的台湾史》在台湾接受度还蛮高的。你要从头开始去把故事讲好,而不是去放弃战场,或者天天只是在彼此的政治立场上互相指责,那是没有用的。关键是要把故事讲到贴近人心,而不是把政治口号塞进别人嘴巴。

很多家长会买我的书给小孩看,家长自己也会看。台湾一些文化和知识界的人也觉得,这才是他们真正想要看的历史,不是使人互相仇恨的历史,而是使台湾人真正互相了解的历史。 

记者您在《暗夜传灯人》一书中讲述了1949年赴台的大陆精英知识分子,在台湾守护中华文化根脉的故事。您如何看待中华文化在台湾的传承,现在的情况如何?

杨渡:台湾现在更像是努力要在中华文化的主体上有所创新和建树,而不是做很传统的中华文化。比如林怀民的云门舞集和刘国松的水墨画,你知道那是中华文化,但它又体现了创造力。既继承传统,又有新的生命力,这样的中华文化才能跟年轻人对话,然后不断创造往前走。

记者岛内绿营长期竭力“去中国化”,您如何看待这对中华文化在台湾传承的影响?

杨渡:我知道外界很担心,说台湾“去中国化”如何如何,但我没那么担心。其实相对来讲,因为民进党想要“去中国化”,有人出于逆反的心理,反而真正想要找中国文化的创作元素,乃至把中国文化当成创作很重要的来源或是生活方式,创作中很重要的文化元素都会重新出现。

我不认为民进党这样做就真能改变什么。他们这样搞下去,台湾社会现在读传统经典的人反而越来越多。家长觉得按照你这个教育下去,我的小孩更没文化,所以会带着小孩去学习古典文学,相关书籍变得更好卖。 

记者您如何看待当前的两岸民间互动,两岸年轻人在文化层面的交流情况如何?

杨渡:虽然岛内绿营会在政治上设置阻碍,民间交流的意愿却更强了。两岸间文化上的合作项目越来越多,包括电影电视等。就文化来讲,两岸青年的文化差异慢慢在缩小。

我参与和大陆合编的《中华语文大辞典》有10万多词条,两岸的“差异词”到2016年只占7%,其中又有4%—5%是“特有词”。因为网络的发达和资讯的互动互通,共同使用的词条在年轻人中越来越普遍,“差异词”越来越少。

从总体的消费文化、娱乐文化、社会文化来讲,年轻世代更容易互相接受。台湾年轻人会看《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等节目,也会使用来自大陆的一些网络语言。年轻世代在通俗文化跟语言的使用上,可以很快沟通起来。他们文化上的交流会越来越频繁,互相的了解会越来越好。

我朋友的女儿同时被北京清华大学和香港知名大学录取,两边都有奖学金。她就要去读清华,说要找以后可以一起打天下的伙伴,她会选择高手。去清华,那边的竞争才够激烈。任何的政治都左右不了,只要能让民众看到事实,看到真相,他们自己都会做出选择。

责编: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