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一文读懂中国普惠金融的多元化供给体系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点金工作室   

2019-08-09 09:55

 平台发稿用.png

虽然普惠金融是当下被提及频率很高的热词,甚至一些非法金融活动也打着普惠金融的大旗,我们老百姓有必要对哪些机构提供的服务是普惠金融有一个界定,而相关从业者和研究者也应厘清认识,并真正从体系建设的角度来推动中国普惠金融事业发展。日前,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王文刚副主任出席第二届中国普惠金融创新发展峰会,结合银保监会职责,介绍了我国普惠金融领域多元化的供给体系,并重点阐述了新型机构在发展普惠金融中的功能定位和发展思路,点金君编辑整理了讲稿以飨读者。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发展普惠金融”以来,普惠金融逐渐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的“风口”,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公众视野。随着《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的印发,中央部门、地方政府和市场主体发挥各自作用,协同推进普惠金融发展,取得积极成效。

本文结合银保监会职责,介绍普惠金融领域多元化的供给体系,重点阐述新型机构在发展普惠金融中的功能定位和发展思路。

完善机构体系 形成多层次的普惠金融供给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强化金融服务功能,找准金融服务重点,以服务实体经济、服务人民生活为本。优化普惠金融供给,既是落实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也是落实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建设普惠金融体系”任务的重要内容。近年来,银保监会积极引导银行、保险和各类新型机构结合自身定位,发挥各自优势,多元化、分层次、广覆盖的普惠金融供给体系初步形成

一是发挥银行业金融机构主力军作用。大中型银行深化普惠金融事业部等专营机制改革。5家大型银行在总行和全部185家一级分行成立了普惠金融事业部,10家股份制银行已设立了普惠金融事业部或其他专司普惠金融业务的部门或中心。各银行按照差异化要求,逐步建立统计核算、资源配置、风险管理、考核评价方面的普惠金融专业化经营机制。城商行、民营银行积极发挥深入基层优势,服务社区,服务小微。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积极落实支农支小定位,2018年末普惠型涉农贷款余额约占全部普惠型涉农贷款余额的70%以上。截至2019年6月末,全国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0.7万亿元,较年初增长14.27%,比各项贷款增速高7.14个百分点;全国涉农贷款余额34.24万亿元,其中,普惠型涉农贷款余额6.1万亿,较年初增长8.24%;全国扶贫小额信贷累计发放3834.15亿元,支持建档立卡贫困户960.14万户。

二是发挥保险公司保障作用。大力发展各类农业保险、农村小额人身保险、涉农小额贷款保证保险服务三农领域。推动小微企业信用保证保险发展,撬动银行贷款服务小微企业。在全国31个省(区、市)开展了大病保险业务,覆盖80%以上城乡居民,并对贫困人口有所倾斜。

三是发挥六类机构的差异化补充作用。六类机构立足主业、回归本源,作为“金融毛细血管”,扩大普惠金融服务、促进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化解金融风险。小额贷款公司、典当行、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通过各自独特业务模式和渠道,直接为实体经济提供融资;融资担保公司通过担保发挥信用增进、风险分担和转移的功能;地方资产管理公司通过资产处置管理,盘活不良资产,提升资产使用效率。

明确功能定位 引导六类机构服务普惠

 关于六类机构在普惠金融发展中的作用,即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担保公司、典当行、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六类机构如何依托各自业务模式和定位,创新普惠金融供给,从而服务小微企业、三农等普惠金融重点领域。2018年末,随着省级金融监管机构相继成立,六类机构的监管体制正式确立,即由银保监会统一制定规则,地方金融监管局实施监管。

(一)融资担保公司:融资担保公司通过担保为资金需求方增进信用、为资金供给方分担风险,使双方实现有效对接,解决融资难。目前,融资担保行业已形成完整的制度体系、机构体系、监管体系和政策扶持体系。截至2019年3月,全国融资担保法人机构数量5937家,实收资本1.1万亿元,融资担保在保余额2.3万亿元,其中小微企业在保余额1.1万亿元,涉农在保余额0.3万亿元。

(二)小额贷款公司:小额贷款公司在拓宽小微金融服务渠道、缓解小微企业和“三农”融资难、引导民间借贷健康发展、抑制地下金融和非法融资活动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目前,小额贷款公司行业发展呈现良性态势,一是行业结构有所优化。小额贷款公司总体机构数量持续下降,资本实力稳步增强。截至2018年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法人机构9972家,同比减少6%;实收资本近9800亿元,同比增长5%。二是服务能力进一步提升。行业贷款集中度大幅下降,贷款更加“小额、分散”。行业利费水平有所降低,投向小微企业和“三农”领域的贷款余额占比较高。

(三)典当行:典当行是从事“以物质钱”融资服务的特殊工商企业,既有类金融属性,又有绝当品销售、鉴定、保管等商品流通服务属性。典当融资具有小额、短期、快捷、灵活的特点,办理业务手续简便、放款迅速,较好适应了小微企业、居民个人的短期应急融资需求,发挥了“拾遗补缺”的作用。2019年1—5月,行业平均单笔业务金额20万元;平均当期32天,最短当期1天。一些典当行对动产即时发放当金,汽车典当1小时发放当金,房地产典当8小时发放当金。

(四)融资租赁公司:融资租赁业务是指出租人根据承租人对出卖人和租赁物的选择,向出卖人购买租赁物,提供给承租人使用,承租人支付租金的交易活动。从业务类型角度主要包括直接租赁、售后回租和转租赁等形式。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有融资租赁公司约10000家,业内估算融资租赁公司的资产规模在6万亿左右。

(五)商业保理公司:商业保理是以应收账款转让为前提,集贸易融资、商业资信调查、应收账款管理及信用风险担保于一体的新型综合性金融和商业流通服务,有利于在供应链中处于弱势地位的小微企业将应收账款变现,实现资金流与货物流的匹配。本质上以基于真实交易合同应收账款转让为前提的综合性金融服务,属于供应链金融行为。保理主要有直接保理、反向保理和再保理等业务模式。截至2018年末,商业保理公司近12000家,融资余额约为3000亿元,90%左右的商业保理公司集中于粤沪津三地,具有区域集中性。

(六)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地方资产管理公司主要进行不良资产收购处置业务。目前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更加聚焦本源,专注主业,并不断拓展主营业务模式,不良资产收购处置业务已经成为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通道业务、分层嵌套和非标业务等高风经营行为得到遏制。截至2019年5月,全国各省(区、市)具有批量收购处置金融企业不良资产业务资质的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共有53家,机构分布与各区域不良资产分布相适应。目前,地方资产管理公司资产总额约6000亿元。

立足创新发展 持续推动普惠金融供给侧改革

下一步,银保监会将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普惠金融决策部署,把推进普惠金融发展放到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局中,引导各银行保险机构和新型机构回归普惠金融的初心与使命,为实体经济提供更高质量、更有效率的金融服务。同时,把握好打赢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时间窗口,弥补普惠金融领域制度和监管短板,坚决整顿市场乱象、坚守风险底线。

第一,持续优化普惠金融供给。一是构建错位竞争的普惠金融供给格局。引导金融机构找准市场定位,依托市场化机制实现对不同客户的分层供给。完善各类金融市场服务功能,提升透明度和活力。鼓励小贷公司支农支小、下沉重心;引导典当行专注细分行业,强调民品特色;鼓励融资租赁公司回归本源,立足主业,开展直接租赁等。二是进一步创新普惠金融产品服务体系。引导金融机构创新普惠金融产品供给体系,根据各类普惠金融客户特点、需求,创新业务模式和营销渠道,着眼于全生命周期和产业链上下游金融需求,将普惠金融服务内涵从融资扩展到综合金融服务,助力产业升级。

第二,进一步完善六类机构监管规制建设。一是加快补齐制度短板。积极开展融资租赁、商业保理等行业新设行政许可研究。出台《融资担保公司非现场监管规程》和有关监管问题补充规定。制定和完善六类机构监督管理办法,继续推动《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等上位法尽快出台。二是加强监管指导,压实地方责任,推动监管部门加强对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的监管,推进政府性融资担保体系支持政策落地,加强融资担保机构和经营融资担保业务行为的监管。三是统筹推进六类机构监管信息系统建设,提高对信息的收集、处理和分析能力,加强对行业风险的动态监控和预警。

第三,坚持整顿乱象,有效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一是稳妥推进企业名单制管理。按照“回归本源,突出主业,扶优限劣”原则,推动行业“减量增质”,整顿行业风险乱象。二是研究完善风险监测指标体系和分类监管制度,实施差异化监管。对主业突出、特色鲜明、风险可控的良好机构在业务范围、地域范围、资金来源等方面给予政策倾斜;对不符合监管要求的机构,研究完善市场退出和风险处置的制度机制。三是进一步加强风险研判、建立健全重大风险应急处置方案。及时发现并跟踪风险变化,加大风险排查力度,做到对风险心中有底、胸中有数。丰富风险处置工具箱,牢牢掌握风险处置的主动权和主导权,对系统性区域性风险保持高度警惕,防止发生次生风险。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点金工作室 贺霞编辑整理)

责编: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