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切换栏目

【最山水】保护区难保护,细数三宗罪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6年12月28日 09:52

最山水

智者乐山,仁者乐水——由人民日报总编室生态新闻版为您量身定做的“最山水”工作室,今天开张啦。咱们开门见山,最爱山水、略有气质、追求品质的生态君,今天,聊聊貌似戒备森严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咋没山呢?往下看就有了)

这幅图是最近被环保部点名批评的4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通过遥感监测反映出的主要问题。或许,您会大跌眼镜,甚至怒发冲冠:把自然保护区搞得满目疮痍、乌烟瘴气,需要我们呵护的动植物宝宝怎么想、怎么活?到底有没有人来管呀?

图片 1

(制图:张芳曼)

看了是不是很心塞?我国目前有446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这446处面积不大的国土,集中保存了我国大好河山、珍禽异兽中最为精华的部分。如果认为只要被幸运地划到了这个区域,那些山山水水就能存留摄人心魄的原始之美,那些珍禽异兽就能不受搅扰地自由生长,就太乐观了。

连巡护车都配不齐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当记者来到吉林省白山原麝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时,了解到的事实很“违和”,与这处有着“国家级”称号的保护区,极不相符。

分别拍摄于2014年10月和2015年10月的两张遥感监测照片发现:位于原麝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的一处石矿在一年之间明显扩张,周边森林植被都已被破坏掉。

5年前批准的采石场本应今年到期,竟然办理了延期手续。

保护区从原先的升级保护区晋升国家级时,面积扩大了将近一倍。把早就存在的村庄农田、矿山都划入保护区,这让保护区“先天不足”,埋下了移民成本高、难度大等“病根”。

保护区虽然是国家级的,但管理机构只是地市级自收自支单位,人员月工资才1000多元。

令人忧虑的是,白山原麝保护区所暴露出的问题,还只是冰山一角。吉林省林业厅保护处一位处长透露,虽然是国家级保护区,但是国家并不能按照保护区实际需要的资金来给予支持,有的保护区巡护车都没有。大森林里,最起码的交通工具都无法保证。

缺少保护的保护区

我国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国度之一。在生物圈子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多保存一个物种,就是为人类多保留了一种可能。众所周知的“超级水稻”,就是从自然界发现的野生水稻中提取基因改良而成。在最能体现保护之举的保护区里,目前保存有全国超过90%的陆地自然生态系统类型,约89%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植物种类。仅仅冠以“保护”之名,恐怕还难以构筑起真正的保护防线。

今年上半年,环保部对全国所有446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组织开展了2013—2015年人类活动遥感监测。

监测显示,446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均存在不同程度人类活动,个别保护区的主要保护对象已大幅减少甚至消失。

超1/4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受到人类活动影响程度较深。

在2016年第一批中央环保督察组向地方反馈的情况中,  8个省份均不同程度存在自然保护区内违法违规开发、生态环境破坏现象,其中不乏名气颇大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这个调查结果,印证了此前人们的一些猜想。5位于湖北省石首市境内的江豚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原本规划面积7万亩,只剩下一半;前些年建设的水利工程割断了与长江水体的天然联系,保护区变成一潭死水。

保护区为啥保护不好,细数“三宗罪”

第一宗罪:保护薄弱,有名无实

保护区没保护好,管理者难辞其咎。执法不严、违法不究,普遍存在着。执法者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遇事互相推诿;管理者则以各种借口明哲保身,得过且过。

背后更深层的问题则是,管理者自身也有苦衷。据生态君了解,一些自然保护区建立后,却没有机构、没有编制、没有人员。自然保护区的管理体系复杂,既有国家级的,也有地方的,归属于环保、林业、水利、国土、海洋等多个系统管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有少量是中央部委直管,大部分归属于省厅管辖,省厅又会把管辖权下放到市、县。尽管保护区的级别是“国家级”,配套经费却要从地方出。全国还有多少连巡护车都配不起的保护区?细思恐极。

第二宗罪:规划粗放,先天不足

我国的自然保护区在概念起步阶段时,缺乏合理分类,本该根据不同类别区别保护,该严禁的严禁,该有序开发的加以引导,实际却是“一刀切”,结果是,该严格保护的没落实,该有序开发的没引导。

以长白山自然保护区为例,核心区就是天池,按照保护区条例,核心区是禁止人为活动的,可是作为核心景观,怎么能禁止?  现有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有相当一部分是从省级保护区升级而来,升级为国家级保护区时,有的为了扩大面积,匆匆将村庄农田、矿山划入,为后来的保护埋下隐患。

第三宗罪:惩处轻微,难以震慑

如果你要问生态君,在核心区开矿、采石,会受到啥处罚?答案要让你失望了。

目前对自然保护区的法规层级还限于国务院条例,尚无立法。我国现有的自然保护区条例颁布于1994年,侧重于保护区的建设标准,对于建成后如何管理、如何监督,规定还相对薄弱,保护区管理权限还不明确。

查阅《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条例第三十五条规定,“对自然保护区造成破坏的,可以处以300元以上1万元以下的罚款。”看到这,你是不是也和生态君在想同一个问题:这个罚款门槛也忒低了!

眼下正是隆冬季节,生态君坐在暖气热热的办公室里,想象着在大雪封山的保护区里,连巡护车都没有的管理员们,是咋落实保护任务的。换了你,你会怎么做?不是为失职者开脱,毕竟,保护不是在纸上画个圈那么简单。(文字统筹:智春丽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最山水工作室出品)

本文由 融合号 编辑发布
5 不喜欢 查看原文
分享
广告
推荐阅读
以下内容由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为您推荐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联系我们
    电话:010-65367464(机构入驻) 010-65367469、65367470(渠道合作)
    邮箱:info@hubpd.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 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
    可选理由,精准屏蔽
    已选0个理由
    看过了
    内容太水
    确定
    不喜欢
    “党媒平台”客户端

    手机扫描二维码 或 点击这里 进入下载页

    快速入驻

    电话 : 010-65367464

    邮箱 : info@hubpd.com

    入驻流程:

    前期沟通 获取资料 签署协议 实施对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