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切换栏目

历史中的《大唐荣耀》:唐朝版妈妈去哪儿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任飞帆
2017年03月02日 19:18

文艺九局

九局发[2017]021号

《大唐荣耀》刚刚播过,剧中对沈珍珠和李俶缠绵悱恻的爱情大书特书。不过“自古君王皆薄幸,最是无情帝王家。”历史上的沈珍珠真的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安禄山的儿子安庆绪从小就对她痴心不改,甚至弑父夺权?后宫佳丽三千的李俶只对她一个人倾心,为了她连江山社稷都不顾?

我们知道这些情节是电视剧为了吸引观众眼球虚构出来的,毕竟历史剧不是历史教科书,不过我们在这里不说历史,只是扒扒这个在电视剧里,让众多皇亲国戚拜倒在石榴裙下的主角——沈珍珠。

所谓沈珍珠,在唐朝正史《旧唐书》中只留下了姓氏,但由于其传奇性,关于她的故事在江浙一带流传甚广。而全国人民对沈珍珠的熟悉,大概应该归功于上世纪80年代上映的台湾电视系列剧《珍珠传奇》,尤其是片头曲《望断西京留传奇》中的歌词,“天姿蒙珍宠,明眸转珠辉。兰心慧质出名门,吴兴才女沈珍珠。”更是将沈氏美丽、聪慧的形象塑造得深入人心。

其实,沈皇后虽出身吴兴望族,但很难企及剧中的“情敌”崔氏崔彩屏的家世,入宫时只是作为太子府的宫女,之后赐给了广平王,也就是后来的唐代宗李俶。对于沈皇后和其丈夫唐代宗的关系,史书上并没有太多的记录。试想,那时政局动荡,人心惶惶,一来上有太祖还在皇位,自己前途未卜,二来当朝皇帝唐玄宗就是耽于美色而误国,想必李俶也没有太多心情谈情说爱,还宠幸一位不算是高门的女子。那么沈氏怎么如此之红?甚至成为后代戏说演绎的蓝本呢?那是因为在大唐几十年的时间里,整个国家一直在进行着一项“妈妈去哪儿”的活动。

故事要从天宝十五载(756)六月的那个黎明说起。“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安史之乱爆发后,国都长安的门户大开,长安士民于城中“惊扰奔走,不知所之”,百官于朝堂之上“惶懅流涕,唯唯不对”,一国君相臣民都处在极度惶恐之中。而创造“开元盛世”的唐玄宗并没有表现出一代贤君的英姿,面对此情此景,他最后的应对方案是逃跑。次日黎明,唐玄宗“独与贵妃姊妹、皇子、妃、主、皇孙”及杨国忠等近臣,选快马九百馀匹,随侍卫亲军向西出逃,“妃、主、皇孙之在外者,皆委之而去。”就是在这个黎明,当时还是太子长孙的李适没来得及和她的母亲沈氏道别,就随着曾祖父逃出了长安。

安禄山占领长安之后,留在长安的王公、公主、王妃、百官都成为了叛军的俘虏。其中沈氏等人被送到东都洛阳的皇宫中监禁。这一年多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在唐玄宗逃亡的路上发生了“马嵬坡之变”,杨国忠被杀,杨贵妃被赐死,唐玄宗继续南逃入蜀;沈氏的丈夫李俶被任命为“天下兵马元帅”,成为了实际上的接班人,他引回纥兵入关平叛;安庆绪弑杀安禄山,篡夺大燕帝位。

至德二载(757)年九月,李俶收复长安,十月收复洛阳。等待了十六个月后,沈氏终于被她的丈夫从叛军手中解救出来。然而,李俶并没有将沈氏送回长安,而是依然把她留在洛阳的皇宫之中。《大唐荣耀》中沈珍珠为了让李俶安心打仗而没有回长安,期间李俶对沈珍珠思念、牵挂不已。而历史上《旧唐书》对此解释:“方(李俶)经略北征,未暇迎归长安”。从李俶收复东都,到史思明再陷洛阳,时间长达两年,其间李俶没有对沈氏有任何安排,个中缘由,外人无从得知。

真·正史

乾元元年(758),本已降唐的叛军重将史思明再次反叛。到了乾元二年(759),史思明更是向唐军发动了疯狂的反扑,于九月再次攻陷了洛阳。留在洛阳的沈氏又成为了叛军的俘虏。过了四年,安史之乱平定。至此,唐朝终于实现了收买来的“和平”。不久沈氏的亲生儿子李适被立为太子,寻找失踪皇后的工作也被提上了帝国的政治日程。然而代宗在位十多年中,派出各路使者于全国寻访,却没有带回来沈氏丝毫的消息。

大历十四年(779)五月,唐代宗驾崩,太子李适继承皇位,史称唐德宗。此时的唐德宗已经三十九岁。虽然人到中年,但是唐德宗对母亲沈氏的思念却越发的深切。他一即位便下诏,遥尊沈氏为皇太后,并追赠太后父、祖、曾、高为三师三公,立五庙。沈氏宗族无论男女皆拜官封邑,一时间,吴兴沈氏一族之盛,无可匹敌。

对于母族的如此厚待并不代表着能弥补唐德宗丢失母亲的懊恼,20多年过去了,母亲的相貌可能早已经变了模样,而在那战火纷飞中,“丢失”也往往意味着“死亡”。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只要没有最后确定母亲的下落,唐德宗就是不甘心,也不会放弃。建中元年(780)十一月,唐德宗于长安大明宫含元殿举行了遥尊沈氏皇太后的典礼。典礼上,唐德宗服皇帝着重大庆典才穿的衮冕立于大殿东侧。朝臣分列殿下,如“正至之仪”。但是满朝君臣所面对的,却是含元殿上一把空空的椅子。对着这把空椅,唐德宗一拜再拜,抬起头时已是歔欷不能自制,左右群臣见此,也不禁泪流满面。典礼结束后,唐德宗展开了唐朝历史上最大的寻人工程,他“分命使臣,周行天下”,整个帝国都被他动员起来寻找失踪的沈太后。唐德宗坚信自己的母亲还在人世,早早地就做好了迎接母亲的准备。他任命睦王为奉迎皇太后使,工部尚书为副使,并让升平公主(郭暧之妻,戏剧《打金枝》的主人公)准备宫室起居,以备沈太后随时还宫。

戏曲《打金枝》

一次次迎来了消息,换来的只是一次次的失望。唐德宗依然不死心,使臣继续在全国上下找寻。突然有一天从洛阳传来了消息,母亲沈氏找到了!苦苦寻找了几十年,母亲终于找到了!确实,在寻找的过程中,无论是为名为利,总有人铤而走险,假冒沈氏。但唐德宗有一种预感,这次是真的。

这位老妇人是洛阳皇宫的女官李真一发现的,同游的时候听到了这位老妇人谈论了许多过去宫中的秘闻。李真一看到这个老妇人年龄与沈氏相仿,心中本来就多留意了些。再看到这位妇人手上的刀伤,与沈氏曾刀切果脯喂德宗伤到手的伤疤类似,就更加确定。使臣得到这一消息后不敢怠慢,立即上奏皇帝。当时沈氏的故旧都已去世,宫中已经没有人认识她了。岁月的流逝不仅改变了人的面貌,也模糊了人的记忆。确信已经找到了母亲的唐德宗,按耐不住内心的喜悦,宣布举行朝会以庆祝这一喜事。按照唐代惯例,皇帝只在单日上殿坐朝,然而唐德宗一天都不想耽搁,破例在双日上朝接受群臣的祝贺,并命有司拟定仪式规程,以便尽快将太后迎回长安。

全国沉浸在一片喜气洋洋的氛围中。但其中,有个人心中惶恐不安,那就是高力士的养子高承悦,他认识这位被迎回宫的“太后”,因为她也是高力士一手养大的养女!原来皇帝派去的宦官和宫女为了讨好皇上,尽管在这位高氏养女反复陈词称自己不是沈太后,还是先将她强迎入洛阳上阳宫中,并以太后之礼待之。在“左右诱谕百方”的引诱下,高氏终于心动,也便自认是沈太后了。

高承悦知道其中内情,担心假太后的事情早晚败露,恐有族灭之虞,于是向皇帝报告了事情的本末。唐德宗虽有疑惑,但是更愿意相信这是自己的母亲,于是派出高力士的养孙樊景超再往洛阳验视。樊景超来到洛阳上阳宫中,看到宫禁的严密不亚于长安大内,身居内殿高座之上的果然是自己的姑姑高氏。高氏则以太后自处,神情自若,完全没有 “假太后”应有的胆怯。樊景超见此情景后,向高氏高声质问:“姑姑为何要置身于刀俎之上?”高氏左右见樊景超对“太后”如此无礼,要将他赶出大殿,樊景超大声呵斥:“皇帝有诏,太后诈伪,左右可下!”假太后高氏受此当头棒喝,大梦方醒,对樊景超辩解说:“我也是被人所强迫,假冒太后并非是我本意啊。”一见高氏承认了自己是假冒的太后,樊景超赶紧将她拉下大殿,用牛车带她回到了洛阳的家里。

让举国上下为之兴奋不已的“沈太后”,竟然是假冒的!这安史之乱以来最大的宫廷丑闻,让朝野为之惊诧。受丑闻打击最大的无疑是唐德宗。左右群臣皆上言皇帝,请求严惩高氏及寻访使者。高氏胆敢假冒太后,这已经不仅仅是欺君之罪,更是十恶不赦,祸及宗族的“谋反”大罪。按《唐律》,谋反罪共犯者皆斩,并株连亲友。假冒太后的闹剧让唐德宗夙愿落空,皇帝必然龙威大怒,施以重刑。但出乎大家意料的是,唐德宗只是淡淡地回应道,“我宁愿受一百次欺骗,只希望有一次是真的。”他担心如果惩治了高氏冒充沈太后,以后就再也不会有人提供寻找母亲的线索了。与对母亲的思念相比,作为皇帝的尊严他可以不要。

在唐德宗在位的二十六年里,如同高氏冒充沈太后的骗局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让他一而再、再而三陷入空前的失望。从意气风发的天下兵马元帅,到励精图治的中年皇帝,再到儿孙满堂的六旬老人,在将近半个世纪的岁月里,唐德宗发动了巨大的国家机器,试图寻找出一个奇迹。然而让他期待的奇迹终究没有发生,真正的沈太后,“终帝世无闻”。(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文艺九局工作室 任飞帆)

本文由 融合号 编辑发布
5 不喜欢 查看原文
分享
广告
推荐阅读
以下内容由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为您推荐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联系我们
    电话:010-65367464(机构入驻) 010-65367469、65367470(渠道合作)
    邮箱:info@hubpd.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 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
    可选理由,精准屏蔽
    已选0个理由
    看过了
    内容太水
    确定
    不喜欢
    “党媒平台”客户端

    手机扫描二维码 或 点击这里 进入下载页

    快速入驻

    电话 : 010-65367464

    邮箱 : info@hubpd.com

    入驻流程:

    前期沟通 获取资料 签署协议 实施对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