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切换栏目

秘色人间无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丁雨
2017年06月23日 10:11

传

乾隆皇帝面对自己的陶瓷收藏时,曾发出这样的喟叹:“李唐越器人间无,赵宋官窑晨星稀。”诗中的李唐越器,当指秘色瓷。乾隆的叹息或许正是秘色瓷该窃喜的——幸好咱数量稀少,没落在你手里,要不一个个不都得像汝瓷似的在底部留下些“奇疤”么?

图1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北宋汝窑青瓷盘  底刻乾隆御(da)题(you)诗(shi)

秘色瓷世所罕见,皇帝尚无可奈何,我等凡人想要得见一面,自然更是难上加难。文献中秘色瓷的记载连篇累册——又是“捩翠融青”,又是“千峰翠色”,搞得人心痒难耐,但究竟真容如何,长久以来却当真是神“秘”莫测。近代以来,考古学者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秘色,几十年的时间,越瓷找到不少,但秘色仍然是争论纷纭。不料蓦然回首,在越窑的老家浙江地区没能搞定的事情,却在千里之外的陕西佛寺地宫里水落石出。1987年,法门寺地宫开启,十四件青瓷在皇家供奉的金银珠玉中朴素得格格不入,没想到顺着供奉清单“衣物账”石碑逐行读去,这内敛青光的瓷器竟是让人踏破铁鞋的瓷中秘色。

顺藤摸瓜,追本溯源,有了法门寺地宫秘色瓷提供的标准,将近三十年后,2016年,秘色瓷的出生地点终于在浙江上林湖后司岙被找到。2017年后司岙窑址刚刚获评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紫禁城便迫不及待地张开怀抱,邀请全国各地出土的秘色瓷与窑址成果一并“常回宫看看”。

图2

法门寺地宫秘色瓷出土时情景(图片引自《法门寺考古发掘报告》)

故宫“秘色重光——秘色瓷的考古大发现与再进宫”于2017年5月23日开幕。

展览的第一部分便把法门寺地宫出土的秘色瓷碗盘置于核心,让世人一览秘色瓷的标准器形。“秘色”虽非指碧色,但确是以青绿釉色取胜。晚唐五代时期是越窑瓷器生产的高峰时段,瓷器产品质优量大,精品迭出。然而当秘色瓷与故宫珍藏越窑瓷器精品在展柜中并肩而立之时,仍能显示出其略胜一筹的清雅风姿。

图3

秘色重光海报(图片引自故宫博物院网站)

秘色瓷身姿绰约,色泽雅淡,好则好已,然而何以能与“赵宋官窑”并列?后者可是御用瓷器。实际上,瓷称“秘色”,本身便暴露了它的身份。清华大学学者尚刚早有考证,“秘”与“秘阁”“秘苑”的“秘”同义,而“色”当解释为“类别”。秘色非碧色之误,而是指皇帝的瓷器。晚唐五代时期,藩镇割据,皇帝众多。秘色瓷如冰似玉,自然是各家皇室觊觎之物。所以,秘色瓷器多出土于各地与皇室有关的遗址、墓葬中。此次展览第二单元名曰“皇帝的瓷器”,便专门展陈各地皇家陵墓中出土的秘色瓷器。

实际上,吴越国第二代君主钱元瓘墓中早就出土了疑似秘色瓷的高质量越瓷,只是苦于无更多证据印证。

直到唐代皇家寺院法门寺地宫出土了“衣物账”,确定了秘色瓷的形貌,将之与吴越国主墓中所出验证比对,这才拨云见日。吴越皇室以地利之便,得以使用秘色瓷,而当时的大国宋、辽,也颇为垂涎南方佳瓷。文献中屡见吴越向宋进贡条目,瓷器赫然在列。每次进贡“釦金瓷器”可达“万事”,而一旦涉及“秘色瓷器”,数量从未超过“二百事”。由此数量,足见秘色瓷器珍贵程度远超一般瓷器——就算是装了金釦的瓷器也不行。

图4

钱元瓘墓出土秘色瓷方形罍子 丁雨摄

五代十国之时,吴越对北宋卑躬屈膝,极尽讨好之能事,唯恐大国震怒,挥师南下。怎么在进贡秘色瓷这件事情上如此吝啬?展览的第三单元“秘色瓷的生产”,揭示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2016年在后司岙遗址的发掘,除了出土有大量秘色瓷残片之外,还出土了众多生产秘色瓷的匣钵、支烧具等工具。秘色瓷与众不同,连窑具都非同凡响。以匣钵为例。匣钵是烧制瓷器时,为了防止器体、柴灰对陶瓷坯体造成破坏、污损,而罩在瓷器外面的匣子。一般制作匣钵用相对粗糙的陶坯制作即可,然而静静躺在展柜中的众多匣钵,其所用的材料居然与秘色瓷胎所用的原料相同。换句话说,秘色瓷使用瓷质匣钵装烧的!

匣钵可比秘色瓷用的瓷土多太多了。这就已经够费工费料了,而更令人咋舌的是,原本很多匣钵是可以重复使用的,秘色瓷的匣钵却只能用一次。因为瓷质匣钵需要用釉料把口封住,以使烧成冷却时形成强还原气氛使釉色青绿。用釉料封住口,就也意味着烧成之后,你无法温柔地把匣钵打开,必须采用暴力手段,把匣钵打碎才能取出瓷器。

昂贵的瓷质匣钵却只能使用一次,这使得生产秘色瓷的成本一下子变得奇高无比。从文献和近代陶瓷实验来看,秘色瓷本来就只有百分之一二的极低成品率。通过暴力手段打碎匣钵,容易将匣钵里的瓷器震碎,这又进一步降低了成品率。

图5

展览中烧造秘色瓷的瓷质匣钵 丁雨摄

成本极高,产量极低。吴越贡秘色,如此“小气”,恐怕并不是拿不拿得出手的问题,而是拿不拿得出来的问题。

秘色瓷虽少,影响力却贯穿此后五百年。中国青瓷,自秘色瓷起,终于找到了玉一般的君子之色。自此之后,秘色瓷便成了后世青瓷模仿的标杆。从耀州到汝州,从汝州到杭州,从杭州到龙泉,中国朴素淡雅的瓷器审美臻于至善。从龙泉流布于全国,再遍及草原海上两条丝路,中国最传统的瓷器美学也由此遍及世界。

地宫一封,窑火断续,人间已无秘色;望断南北,四海纵横,谁人不识秘色?(人民日报中央厨房·传CHUAN工作室 丁雨)

本文由 融合号 编辑发布
5 不喜欢 查看原文
分享
广告
推荐阅读
以下内容由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为您推荐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联系我们
    电话:010-65367464(机构入驻) 010-65367469、65367470(渠道合作)
    邮箱:info@hubpd.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 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
    可选理由,精准屏蔽
    已选0个理由
    看过了
    内容太水
    确定
    不喜欢
    “党媒平台”客户端

    手机扫描二维码 或 点击这里 进入下载页

    快速入驻

    电话 : 010-65367464

    邮箱 : info@hubpd.com

    入驻流程:

    前期沟通 获取资料 签署协议 实施对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