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微信订阅
RSS订阅
复制 关闭

这三个日本女人,谁还有戏当首相?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7-07-28 19:27

60487

2017年7月27日,一个带有三个“7”的日子。对日本政坛来说,这一天极为不平淡,三个女人撑起了一台大戏。这三个女人分别是稻田朋美、莲舫、小池百合子。在此之前,她们分别是统帅日本军事力量的防卫大臣、执掌最大在野党的党首、管辖1300万人的东京都知事,且都曾被认为有望成为第一位日本女首相。但在27日,前两位同一天表明了辞职意愿,而其缘由则很大程度上和后一位相关。

7月28日《日本经济新闻》头版,关于稻田朋美和莲舫辞职的报道占据了大半个版面

稻田朋美:火箭式提拨,惨遭滑铁卢之败

27日傍晚,稻田来到首相官邸,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进行了约30分钟会谈,表达了辞职意向。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对政权的负面影响,安倍原本希望在8月3日改组内阁之际,更换防卫相,但由于舆论压力等因素,安倍再也无法继续偏袒稻田。

7月27日晚,稻田朋美离开防卫省。图片来自东京新闻网站。

当晚,当稻田将要辞职的消息传播开来,此前一向保持沉默的自民党和安倍政府内部,类似“辞职太晚了”的声音也炸开了锅。在野党则第一时间表态称,即便稻田辞职,也要在国会追究其责任。

有人说,稻田最大的优势是与安倍关系密切。稻田早年常在日本右翼媒体《产经新闻》上发表文章,引起了时任自民党代理干事长安倍晋三的关注和引荐,于2005年第一次当选众议员。

2012年12月,第二次出任首相的安倍晋三,把稻田朋美看作“下一代接班人候选”,每次改组自民党和内阁,都会把稻田放在重要位置。从那时起,稻田先后出任行政改革担当大臣、自民党政调会长、防卫相。

然而,自去年出任防卫相以来,稻田仕途一路磕磕绊绊,不断被人质问“作为防卫大臣的素质”。去年10月,在在野党的不断追问下,稻田把过去“长期来看,日本应该探讨把独自拥有核武装作为国家战略”的表态改为“全力致力于无核世界”。去年12月,稻田参拜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日本南苏丹“维和日志”事件中,作为防卫相的稻田脱不了干系,还涉嫌隐瞒。森友学园事件中,稻田前一天强烈表示自己与相关诉讼没有关系,第二条又自我否定说“记忆有误”……

上述种种问题,虽然非常严重,但还不至于导致其辞职。今年东京都议会选举中,稻田为给自民党候选人拉票,在大街上向民众说,“请看在防卫省、自卫队、防卫大臣、自民党的面子上(投票给自民党候选人)”。此言一出,日本舆论哗然。在日本特殊历史背景和相关法律规定下,自卫队不能被政治利用。表面上看来,稻田言论是踩上了政治不正确的雷,但实际上,这也是稻田右翼政治理念的表露。稻田这一发言遭到了在野党和民众的强烈反对。7月2日东京都议会选举中,自民党出现史上最惨败绩,稻田的上述发言被认为是一个重要原因。

7月28日,稻田朋美在防卫省召开记者会,正式宣布辞职。图片来自每日新闻网站

东京都议会选举之后,安倍的支持率一路下跌至新低。尽管如此,安倍仍一直不想放弃稻田朋美这一“同志”——一方面两人在政治理念上惺惺相惜,另一方面,稻田如果辞职,安倍也将被在野党追究任免责任。然而,随着问题不断发酵,安倍也难以再力挺稻田,只好丢卒保车。从未来看,稻田这个曾被视为安倍接班人的政客,恐怕三五年内难以被重用。

莲舫:女中豪杰,无奈果断退出

“莲舫的突然辞职,给人一种第一大在野党走到了悬崖边上的印象。”《朝日新闻》28日在社论中对莲舫27日作出的辞职决定如是评价。

7月28日《朝日新闻》头版,关于稻田朋美和莲舫辞职的报道占据了大半个版面

莲舫,这个有着中国血统的女性,可谓日本政坛的一股清流。莲舫早年曾在演艺圈工作,后成为一名电视台主持人。2004年,36岁的莲舫以两个孩子的母亲的身份,当选参议员。

这位曾在北京大学留学的中日混血儿,倡议建立“东亚共同体”,加强日本同中国大陆、台湾、韩国之间的交流,促进地区间技术人员以及学生更频繁交流。2010年,莲舫出任民主党政府行政刷新担当大臣。

2016年9月,莲舫击败了前外相前原诚司和国会对策副委员长玉木雄一郎,当选在野党民进党党首。这是民进党(包括旧民主党及旧维新党时代在内)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党首。当时,具有较高知名度的莲舫被寄予厚望。在很多民主党人士眼中,莲舫在“提升低迷党势方面有强大感召力”。不少人希望在莲舫的带领下,民进党能够在下届众议院选举中取得佳绩,巩固第一大在野党地位,并联合其他在野党更好地与安倍政府抗衡。

2016年9月,竞选民进党党首之际的莲舫。图片来源时事通讯社

莲舫较高的知名度、雷厉风行的作风备受日本各界关注,也曾被看作是未来日本第一位女首相的有力候选。然而,作为民进党前身的民主党2009至2012年三年执政时期,给日本百姓留下了太多“负面形象”,仅凭莲舫之力难以将之从民众心中抹除。一段时间以来,民进党党势日渐衰败,支持率继续低迷。东京都议会选举中,民进党推举的候选人相继退党,仅获得历史最低(包括旧民主党时代在内)的5个议席,可谓一败涂地。民进党干事长野田佳彦25日表示,愿为东京都议会选举的惨败引咎辞职,但党内还是出现了追究党首责任的声音。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莲舫27日召开记者会,宣布辞去民进党党首职位。“我认为暂时退下,让新的领导层率领(民进党)是最明智之举。通过东京都议会选举,认识到了自身的不足之处。我缺乏统领能力。”

日本媒体认为,莲舫突然宣布辞职或使第一大在野党民进党的乱局进一步加剧。对于莲舫的辞职,在野党表达了普遍担忧,此前确定的在野党联合对抗安倍政权路线能否继续下去,也打上了一个问号。至于莲舫本人,则将暂时“蛰伏”,作为一名议员,加强学习,以待东山再起。

小池百合子:如日中天,甚至有望问鼎首相

“把2020年东京奥运会定位为灾后重建奥运会。没有灾区的重建就不会有奥运会的成功。”7月27日这一天,作为东京都知事的小池百合子不在东京,而在500公里之外的3·11大地震灾区——岩手县盛冈市出席全国知事会议。

2016年8月5日,当选东京都知事后首次出席定期记者会见的小池百合子。图片来自Ironna网站

“不要模仿别人。并非只要与别人做同样的事情就能安心,所以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从事石油贸易工作的父母,从小就这样教育小池百合子。或许是天性,或许是父母的言传身教,小池确实不走寻常路,创造了多个第一。

上世纪70年代,小池毅然从日本的大学退学,前往埃及学习阿拉伯语。学成回国之后,小池先当了一段时间阿拉伯语翻译,后又开始担任电视台主持人。凭借着在电视台积攒的超高人气,1992年小池成功当选参议员,次年又辞去参议员成功竞选众议员。2003年,小池出任环境相。2007年,小池在第一次安倍内阁中担任防卫大臣,成为日本历史上首位女性防卫大臣。去年7月31日,小池打败了联合执政的自民、公明两党全力支持的候选人,成为日本历史上首位东京都女知事。从那时起,自民党内就有人担心小池利用自己大获全胜的影响力组建新党,挑战自民党。

今年7月2日,小池领导的“都民第一之会”赢得55个议席,成为东京都议会第一大派,而自民党仅获得22个议席。从表面上看,东京都议会选举是在给小池一年的表现打分,但因为自民党最近丑闻不断,选举结果也可被视作东京选民对安倍政府表现的惩罚。让自民党揪心的是,在东京都议会选举失利之后,执政党推荐的候选人在仙台市长的选举中再次败给在野党联合推荐的候选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荣誉教授格里·柯蒂斯表示,小池的政党和盟党获得大胜,日本的政治版图可能发生地震。

虽然小池跟安倍关系不错,但是对安倍来说,今天的小池就像一颗潜在的炸弹。此前,多次被问及是否会把“都民第一之会”带入“国政”时,小池都表示“现在先做好都政”。接下来的1000天中,筹备好东京奥运会将成为小池的工作中心。但是,稻田和莲舫的蛰伏,还是让如日中天的小池成为了最接近首相职位的日本女政客。(人民日报中央厨房·一秒世界工作室出品 刘军国

责编:张晨宜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