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切换栏目

异乡漂泊的你,是否也有说不出口的话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吴画成
2017年08月04日 16:41

传

1

岁暮到家

蒋士铨

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

寒衣针线密,家信墨痕新。

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

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

每过一阵,网上总会有几篇文章戳到“漂”的心理,成为爆款。

放到现在,蒋士铨的这首《岁暮到家》,大概也有成为“爆款”的潜力。因为“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这一句,应该能戳中一大群人的软肋,属于人人心中有而口中无的那部分。

在他乡生存的人,可能都有“报喜不报忧”的经历。打给远方家里人的电话,总是“身体好,工作好,一切都好,请放心”。

其实现实哪有那么好,日常的奔波坎坷,大大小小的不顺意,难免风尘扑面。但,“不敢叹”。这里的“不敢”,不是我们今天所说的“不敢”,而是“不忍”——远在异乡,已经不能朝夕看顾,又还怎么忍心去述说自己的烦恼,让亲人徒添挂念与思虑呢?

所以有一种“低徊”的“愧”,一种“不敢叹”的“风尘”。

这首诗,是蒋士铨年末赶到家过年时写给他母亲的。诗人蒋士铨,今天虽然声名已大略止于专业圈子,但在乾隆年间,却是被时人推重的诗人,与袁枚、赵翼并称“三大家”,也被认为是乾隆、嘉庆年间最重要的诗人之一。乾嘉八十多年,用今天来类比,大概是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至今的长短。连这一段不算短的时间中最声名卓著的诗人,都难以抵挡两百多年里的消磨与遗忘。时间之残酷可见一斑。

蒋士铨是江西铅山人。铅山这地方,宋代就留下了极深的文脉,一是辛弃疾生命中的最后十多年是在这里读过的,二是朱熹与陆九渊在当地的鹅湖书院进行论辩,成为哲学史上著名的理学与心学交锋的“鹅湖之会”。但蒋士铨的启蒙,其实是由他的母亲完成的。

蒋士铨的父亲为维持生计远赴燕赵作幕。蒋士铨幼年随母亲寄居外祖家。他的母亲钟令嘉,自幼随父亲钟公读书,能诗文,晚号甘荼老人,著有《柴车倦游集》。因为蒋士铨年幼难以执笔,钟令嘉用竹枝作笔画拼字,让蒋士铨坐在她膝上认字,第二天再拼出前一天认的字。后来能执笔学文时,则一边纺线织布,一边口授文句。

2

蒋士铨在母亲教养下苦读多年,十一岁时又随父母远游太行。二十一岁时受督学江西的金德瑛赏识,拜其为师,随从其游学各州。《岁暮到家》一诗正写于这一年。在外游学,终于赶在年末时分回到家中拜望母亲。《岁暮到家》前三联写母亲,尾联写自己。都是心上带怜意,一个是“呼儿问苦辛”,一个是“不敢叹风尘”。

说起来,蒋士铨一生“异乡漂泊”的时间并不算久。“漂泊”的前提是离家,家的依凭却是父母亲人。而蒋士铨前二十一年基本在母亲或父亲身边。尽管中间有十年是离开江西老家,也是举家北上。之后其父去世,他无论是考中进士后举官,还是辞官主持书院,都带着母亲迁居。能称得上“离家”的日子,可能就是二十一岁随师游学这一年和一生中的几次考学经历。

3

相比之下,当代人远游的频率更高,“漂泊”的意识可能更强烈。所以高考录取季之后,有拿到录取通知书,“从此,父母只剩背影,故乡只有冬夏”的说法催泪。

但终究是游学一年的蒋士铨把“不敢叹风尘”这番人人心中有的复杂情感写出来了。

“风尘”二字,名作《临安春雨初霁》里,陆游也用过——

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

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

这首诗里,最有诗意的是“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但最能惹人动容的,或许该数“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的“客”字。而那种客居之意、寥落之情,追索起来,还要落在“风尘叹”三个字上。

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归家喜及辰,呼儿问苦辛;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

异乡漂泊的人,总有几句说不出口的话。以前可能是岁暮归家时,现在可能是在日常的电话里。(人民日报中央厨房·传工作室 吴画成)

本文由 融合号 编辑发布
5 不喜欢 查看原文
分享
广告
推荐阅读
以下内容由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为您推荐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联系我们
    电话:010-65367464(机构入驻) 010-65367469、65367470(渠道合作)
    邮箱:info@hubpd.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 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
    可选理由,精准屏蔽
    已选0个理由
    看过了
    内容太水
    确定
    不喜欢
    “党媒平台”客户端

    手机扫描二维码 或 点击这里 进入下载页

    快速入驻

    电话 : 010-65367464

    邮箱 : info@hubpd.com

    入驻流程:

    前期沟通 获取资料 签署协议 实施对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