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这五所中学何以横行陕西?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7-09-02 09:09

66734_500x500

五大名校,有多牛?

所谓的“五大名校”,自然指的是近几年在西安甚嚣尘上的西工大附中、高新一中、铁一中、交大附中和师大附中。目前,高新旗下有:高新一中初中部、高新一中逸翠园学校、高新唐南中学;陕师大旗下有:陕师大附中初中分校、锦园奥园、奥园校区,还有长安县万科城正在建设的分校;铁一中旗下有:铁一中初中分校、滨河校区,还有即将建设的湖滨小区;西工大旗下有:西工大附中分校、西工大启迪中学;西安交大旗下有:交大附中分校、浐灞欧亚中学、航天学校。

按理,分校越开越多,说明教学资源越铺越开,能一定程度缓解“上学难”的问题。然而,事实似乎正好相反。“这种扩张并非资源扩盘,总量并没有多少变化,七个苹果还是七个苹果。现在七个苹果有五个给五大名校了,只有两个给了其余学校。换句话说,公办教育大幅萎缩。这种情况的后果是,上学难问题,从学校少变成了学费贵。”老贾(化名,一位已退的不愿透露姓名的教育官员)说。

优秀的师资、生源产生了五大名校牛气哄哄的教学成绩,而与之相对的,便是也有点牛气哄哄的“学费”。


但对于望子成龙的家长来说,只要为孩子好,甘愿做一切事情。家住翠华路的杨女士,女儿去年刚上了陕师大附中的某一分校,她说,“按照学区,我孩子应该上育才中学,九年义务教育,我不用花钱。但那学校不敢上,优秀的老师没有,而且老师没有高薪也就不负责任。能拿孩子的前途开玩笑吗?我宁愿花8000元去上民办的名校。”

杨女士还透露,邻居家小孩也上了师大附中,但由于小升初考试成绩稍差,最后找人托关系交了17万进去了。

一方面是家长的“削尖脑袋”,另一方面却是西安有关部门的“礼让三分”。“一是市教育局管不了五大名校的人财物,人家要么是副部级或正厅级管的学校,要么是财大气粗的所谓企业办学,更有自主权。二是若管严了,清北名校在西安招收的名额流到别的地市,影响政绩怎么给市上和家长交待!三是你这边要管,有上边高层和主管机关说情怎么办,人家也有关系的孩子需要在五大名校上学。”调查西安教育乱像多年的资深媒体人老刘分析。

占领人、钱、权高地的五大名校“集三千宠爱于一身”,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种牛气的品牌,也就产生了牛气的“附加产业链”,比如专门做“把你娃送进五大名校”之生意的中介机构。一位朋友曾在里面工作,她说,“常见的有两种门道:一是,挂着五大名校牌子的奥数班或其他补习班,都有本校老师的身影。比如西工大附中有个挂名的补习班,就直接给家长说明,不上这个补习班,就没有进校的名额;二是,把差了几分的娃介绍进去。陕师大附中的价格是15-17万不等。然后中间人、接头人抽成。”

五校何以称霸江湖?

五校能取得优异的成绩,有两个关键因素,生源和师资。五校的办学性质主体上都属于民办,在招生、学费收缴、收入分配、教师招聘、用人等方面,都有相当大的自主权。

曾经就有坊友给208坊私信:五大名校的生源放到任何一个学校都会考到全省第一。另一方面,就是师资招聘。这是五校天生的制度优势——自主权,它们可以把公办学校优秀的教师挖到自己学校来,给他们高薪和合理的激励机制,并提供更好的教学条件。

而公办学校老师因为工资待遇等较低,工作积极不高。“要娃都不管娃,一天放羊。你说我放心吗?”家长周女士说。作为某公办院校(因被采访人要求不透漏单位)的李老师面对这样的指责也是满肚子委屈,“教坏教好,都是没钱。也没有多少绩效。生源也不是很好,工作干着也没有多少归属感。” 

看起来,五校的清华北大录取人数可观,其实是拿着整体的公共资源去打一个点,只是一种排列组合上的变换。好比6=1+1+1+1+1+1,变成了6=5+0.2+0.2+0.2+0.2+0.2。你能说,等号右面的最大数值从1变成5,是极大提高么?也许我的例子不恰当,但道理就是这么简单。”老贾说。

“人家各方面吸纳后,就像卖一个知名的必需的生活用品,拿这赚钱呢!”家长杨女士向208坊转达周围人对五校的看法。

民办教育作为一种补充,它的存在有一定的合理性。而且各行各业也确实都要有自己的品牌,包括教育行业。但如果把集众多“公共资源”打造的“品牌”,当成一种赚钱的“商品”甚至是“产业”,那恐怕并非是“公办民助”或“民办公助”的初衷,而是“以公谋私”。

平衡?钱是硬道理!

我一直认为核心不在于是不是名校的问题,而在于当了名校之后如何治校、如何发展,如何让更多学生能相对公平地分享到你的教育资源和成果。”前教委官员许建国说。

但归根结底,政府要面对的问题是“钱”和“地”。可以对比看下近几年西安对于教育投入情况。


依目前的情况来看,至少2016年0.29%的投入是不足的。那么,空缺的资金,谁来出?民间资本的介入,似乎可缓“燃眉之急”。五大名校之所以牛气哄哄,就是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解决这方面的问题。但某些民办院校,显然又把这个资金“锅”甩给了百姓。对于五校,有关部门因为“拿人家手短”,就显得有点“怯懦”。

不仅如此,曾有位政府官员无意间说起西安的教育用地问题,“土地比较紧张,批给谁,就很关键。给开发商?给公办教育?谁产生GDP?寸土寸金啊!”在这种情况下,开发商承办学校,看似是最合理的方式,至少算作“有价利用”。但开发商当然会将教育用地再度炒作,以教育为标签,出售“学区房”这款产品,教育变成赤裸裸的“商品”。

相比较之下,南京就做得更“有担当”些了。


△数据来源:媒体公开报道    

南京的五大名校,其中有大学的附属中学,有老牌市属名校,也有传统意义的区办学校,涵盖了小学初中和高中,5所名校承办了27所学校,而其中仅有6所是民办。再看看办学主体就会发现,市、区政府和教育局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与西安相比,差距太大了。

之前,为了发展教育,对于五大名校,西安放钱、放人、也放权了,但如果此时再不“放招”,让家长们“放心”,那就是“放任”了。(人民日报中央厨房·208坊工作室 王一)

责编:张晨宜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