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微信订阅
RSS订阅
复制 关闭

何用堂前更种花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7-09-08 16:59

传

1

白居易《奉和令公绿野堂种花》

绿野堂开占物华,路人指道令公家。

令公桃李满天下,何用堂前更种花。


  正逢教师节,向老师们问好。

  如今的时代,不是人人都当过老师,但必然人人都当过学生;不是每个人都有学生,但必然每个人都有老师。入室,私淑……师与生这对关系,在教育昌明的时代,比以往更广泛。

 说说老师这个职业。不是每个有师生之谊、师生之实的老师,都以此为业。这是当代生活丰富的面相决定的。但以老师为职业的,必然是师生这组当代广泛的社会关系中最稳定的那部分。通常来说,也是颇具荣誉感的一种职业。

 其实与其说荣誉感,倒不如说是成就感。在我想来,每种职业,倘要能使人有持续的热情,每个从业者,倘要对自己所从事的职业有持续的热情,不可欠缺来自成就感的力量。什么叫职业的成就感?规划师看着城市按自己的蓝图从无到有;编辑找到一个好作者、发现一篇好文章,而且在预想的读者中为之找到最理想的反馈;技术工人看着一个要紧的零件在自己手里打磨得毫厘不差、恰如其分……都可能算是职业的成就感。老师们的成就感呢?窃以为以往已毕业了的学生们去拜望,可能是成就感最强的时刻之一。

 天地间有人。这个职业最得人之一字。“绿野堂开占物华,路人指道令公家。令公桃李满天下,何用堂前更种花。”白居易当年的这首诗,用来形容这个职业育人得人的成就感,最是适合不过。“桃李”一词代指学生,今人早烂熟。有满天下的桃李,何用再在区区的庭院中再栽什么耀眼的花。没有什么盛放的花,这个门庭也照样占尽天地物华,受人瞩目尊敬。

  其实“桃李”是有价值判断的。《韩诗外传》里逃亡的魏国大臣子质向赵国高官赵简子抱怨,白栽培了一大批人,但“所树之人”中“堂上之士恶我于君,朝廷之大夫恐我以法,边境之人劫我以兵”。赵简子却批评他,说他只是所树非人,“春树桃李,夏得阴其下,秋得食其实。春树蒺藜,夏不可采其叶,秋得其刺焉。”“桃李”的价值判断就在和“蒺藜”的对比中。另一句俗语“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就把这种判断表达得更明显了。

  古时候的老师,除了发蒙就学的师生组合之外,还有座师与门生等形式。所以唐代诗人刘禹锡诗里有“礼闱新榜动长安,九陌人人走马看。 一日声名遍天下,满城桃李属春官”。但到现代,这种师生关系已退出舞台。“桃李”之说也就更纯粹了。无所谓选拔栽培,只要能清白生长,独立成人,就是天下桃李中的一株了。

  年年育人,岁岁得桃李。像这样的节日时起身一看,庭前满是桃李,又哪里还稀得去另种什么花。或许还有初入此业的老师,想想几年后的桃李风景,或许也能提前体会到这种成就感。(人民日报中央厨房·传工作室 吴画成)

责编:陈婉昭 邓然(实习)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