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微信订阅
RSS订阅
复制 关闭

垃圾倾倒太湖案被判,缥缈峰下还能对垃圾说不吗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7-11-01 17:26

大江东

个人赚了10多万元,却造成国内淡水湖中最大岛屿生态环境损害损失近千万元。媒体广泛关注的垃圾跨省倾倒苏州太湖西山案,10月31日有了最新进展。江苏省苏州市姑苏区法院一审公开宣判,王菊明、陆小弟、孙秋林三名跨省运输、倾倒固体废弃物的被告人,分别因“污染环境罪”“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到4年6个月,并处罚金30万元到5万元不等。

而今年5月,两名涉案公职人员——江苏省太湖强制隔离戒毒所副所长韩建林、基建科原科长张斌,也因涉嫌滥用职权罪、受贿罪在吴中区法院公开审理。随着违法者被绳之以法,这起在太湖风景区倾倒上万吨垃圾的背后故事浮出水面,大江东工作室始终关注这一恶性事件,且容东哥一一道来。

为逐利,向太湖西山岛倾倒2.3万多吨垃圾

让我们先来回忆下,2016年那起引起诸多媒体、公众关注的太湖垃圾倾倒案。

2016年7月1日,接群众举报,8艘运送疑似建筑和生活垃圾的船只,停靠在位于金庭镇的江苏省太湖强制隔离戒毒所码头,打算向该所废弃的宕口堤岸上倾倒垃圾。

金庭镇也称西山岛,位于苏州市吴中区,是我国淡水湖泊中的最大岛屿,属于太湖风景名胜区西山景区,整个西山岛和周边岛屿都是生态红线二级管控区域,以自然、人文景观保护为主,更注重生态功能。

而宕口距苏州市吴中区金庭镇取水口直线距离仅2公里,且邻近太湖寺前取水口,一旦发生水体污染扩散,周边饮用水都会受威胁。这个宕口到太湖水体直线距离不到600米,属于太湖流域一级保护区,生态红线二级管控区。

2016年5月至6月,王菊明、陆小弟通过变造《接收土方证明》,擅自接收来自外省市的生活垃圾和建筑垃圾混杂物2.33万吨,并倾倒至宕口内,另有8艘满载垃圾的船因被及时查获,还未倾倒。

图片1

苏州太湖强制隔离戒毒所废弃宕口,从航拍的画面看,风景如画的宕口被不法分子非法倾倒了2万多吨垃圾。王小兵摄

图片2

苏州太湖强制隔离戒毒所废弃宕口,被不法分子非法倾倒的2万多吨垃圾堆积如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王小兵摄 

这批生活垃圾和建筑垃圾混杂物都是有害物质,不仅严重污染环境,也破坏了景观和自然风貌。事后检测,现场采集的11个渗滤液样品均检出挥发酚,含量明显超出标准限值,部分采集点超标达50至180倍。垃圾堆周边水体颜色变深,水中挥发酚浓度超背景值(基线)20%以上。生态环境就这样惨遭破坏。

生活垃圾处置容量有限,为垃圾寻找“出路”、偏离合法途径的动力始终存在

案发后,王菊明、陆小弟承认了犯罪事实,他们从中获利10多万元,但涉案污染行为却造成公私财产损失828万余元。目前,对被污染场地覆土复绿,已产生环境修复费用22万余元。

图片3

三被告人在太湖西山岛跨省倾倒垃圾两万余吨获刑。

该案主审法官陈勇说,此案的警示与教育在于:一、城市生活垃圾的处置存在不足与隐患。城市生活垃圾处置容量有限,这使得为垃圾寻找“出路”、偏离合法途径的动力始终存在;二、垃圾合法处置的渠道存在漏洞,使违法犯罪分子有机可趁,黑色利益链条得以建立;三、非法处置的利益与对环境造成的损害不成比例,比如本案被告获取7—10元每吨的垃圾倾倒费,而政府部门仅清运处置垃圾即支付了每吨约353元的费用,而案件造成的环境修复费用尚未完全统计。

图片4

2016年7月16日,苏州太湖强制隔离戒毒所废弃宕口,工作人员正在用挖机清除非法倾倒的垃圾。 王小兵摄

苏州为何会对垃圾敞开大门?戒毒所干部大开绿灯

判决书显示,王菊明与陆小弟此前经营着昆山锦鹿建筑工程有限公司,2016年初,孙秋林谎称能帮他们承揽太湖戒毒所西山岛宕口填埋工程,骗取了王、陆两人25万元,给了一份戒毒所盖章的《接收土方证明》。建筑垃圾进入苏州的大门就此打开。

可光靠孙秋林一己之力,2.3万多吨垃圾就能进入苏州吗?

“垃圾非法倾倒苏州太湖西山岛案”发生后,江苏省三级检察机关提前介入调查,结果发现,江苏省太湖强制隔离戒毒所副所长韩建林、基建科科长张斌,在明知强戒所区域内不可以倾倒垃圾的情况下,仍然允许孙秋林等人倾倒垃圾。其中,2014年至2015年,张斌在担任江苏省太湖强制隔离戒毒所基建科科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工程建设监管、工程款支付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贿赂4万元。

随后,苏州市检察院对张斌、韩建林决定逮捕,并在2017年5月,在苏州市吴中区法院公开审理。

图片5

张斌受审图

图片6

韩建林受审图  

检察机关称,2015年11月,戒毒所与孙秋林等人签订戒毒所内绿化工程的供土协议之后,孙秋林等人将该供土工程转包给王菊明、陆小弟二人成立的公司。

2016年3月上旬,王菊明、陆小弟为储备土方,拟稿打印土方量为空白的“接收土方证明”,由孙秋林联系韩建林、张斌,加盖戒毒所公章,孙秋林、陆小弟事后自行在该证明土方量的空白处填写了“叁百万立方”。此后,王菊明、陆小弟又再次在“接收土方证明”尾部,通过打印、书写方式添加“其中建筑装潢垃圾约捌万立方”字样,并通过他人联系垃圾供应,将两船垃圾运抵戒毒所,韩建林则指示张斌,安排陆小弟等人将该两船建筑垃圾卸下并堆放于戒毒所码头。

图片7

王菊明、陆小弟变造的由江苏省太湖强制隔离戒毒所出具的《接收土方证明》。王继亮摄

2016年6月,王菊明、陆小弟明知鱼塘不能填埋后,继续联系他人供应垃圾。直至被查。

检察机关认为,韩建林和张斌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造成了恶劣社会影响和巨大经济损失,应追究其相关刑事责任。目前案件尚未宣判。

从前门户大开的教训,能否警醒太湖对垃圾倾倒说“不”?

西山岛上有座缥缈峰,海拔336.6米,为太湖七十二峰之首,据说金庸小说中的缥缈峰即以此为蓝本。如此美景惨遭荼毒,被法律惩治固然令人称善,如何能让缥缈峰下的太湖坚决对垃圾倾倒说“不”,让依法保护生态环境不再“缥缈”,才是人们更加关切的。

异地倾倒垃圾,已成痼疾。根源是城市垃圾处理的窘境,这也是各国在城市化、工业化进程中的共同难题。垃圾围城,城市面积有限,就地填满条件无法满足,建垃圾焚烧项目,市民又因邻避效应强烈抵制,很多城市出于无奈,对垃圾出城处置眼开眼闭。使我国垃圾处理呈现发达地区向欠发达地区、城市向农村跨区域、规模化、团伙化转移趋势。

在法律层面,偷倒生活垃圾和建筑垃圾在司法认定上也存在一定障碍,对相关责任人入罪入刑有难度。此案判决的意义在于,为相关案件的法律处理开了先河。

因此,防止类似事件频发,必须严防两个漏洞。首先从源头抓起,对违法倾倒者加大追责力度和经济处罚,直至追究刑事责任;其次是从制度上强化当地政府监管,环保部门要有全过程监管意识,不能等到事态严重才介入,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

更重要的是,在环保领域尤须破徐行政区划藩篱,严防污染搬家,就要建立“一盘棋”的大局意识。依靠跨区域联防共治,建立协调配合机制,形成治理合力。(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大江东工作室 王伟健,图片除署名者外,均由苏州市吴中区法院提供)

责编:杨知然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