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共享经济:上半场火拼,下半场创新| 睡前聊一会儿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7-11-16 22:27

思聊

冬天是共享单车的淡季,寒风凛冽,愿意骑车出行的人就会下降。其实,对于共享单车整个行业而言,入冬模式也已经开启。

这段时间,继悟空单车、酷骑单车、町町单车倒下后,能见度颇高的小蓝单车(bluegogo)也传出用户押金难退、公司人去楼空的消息。一度光鲜的链条卡壳了,既让下游的消费者经受着提现困难,也让上游如天津武清王庆坨镇这样的“中国自行车第一镇”在狂欢后冷静下来。

微信图片_20171116221914

车并非完全自行,资本是这一轮共享经济爆棚发展的推手,而资本后继无力,反过来成为一些企业倒下的拉力。潮涨潮落,泥沙俱下。消费者也已发现,缺少了护城河与隔离墙,在共享了便利的同时也可能共享风险。几家平台企业倒下后已经展露,规定的押金专用账户并不存在。尽管对个人而言,只是99元或299元的押金,但是对于整个行业,却是对基础性财经纪律的破坏。

一叶知秋。只能拆东墙补西墙,多少也显示出了业内火拼硝烟味的浓烈。当然,市场的信奉者并不惊讶于企业的生存死亡,因为代谢是市场的本质,市场就是试出来的。不试,谁能知道,拐进汽车时代的中国还会兜转回到自行车2.0时代?伦敦与北海道的街头还能出现中国的共享单车?

然而,市场有其容量,额外的领地,往往只属于创新者。当地铁口、闹市区“寸步难行”,车够用了,路不够用了,各地的数量调控已经开始,如果企业只知烧钱投放、只顾换种颜色,行业的边界就会加速到来。何况,共享模式本身也有其边界。有些东西天生难以共享,名义上的挂靠注定是暂时的。比如,篮球、雨伞、图书,它们的周转率很低,缺少真正稳定的共享场景,只能昙花一现。

不可否认,作为新业态的共享经济,属于互联网+时代的模式创新。但只有模式创新,尚不足以胜出。甚至可以说,因为扎堆同样的模式,本身带来了新的平庸。大家应该都能记得,团购勃兴之际,曾有“百团大战”之说,各路豪杰,而今安在哉?战火烧到今天,胜出两大平台。但这并非结束,因为在面向未来的经营中,回过头看,资本战是最原始的,高阶的是创新战,能不能摆脱补贴引流老手法?如何将流量优势转化成胜利果实?资本火拼的上半场结束,企业创新的下半场刚刚开始。

微信图片_20171116221908

强调唯创新者强,并不是全然否定模仿与跟跑的意义。事实上,作为后发经济体,中国企业几乎都经历了跟跑环节。中国高铁是博采众长基础上的自主创新;华为也只有经过了数轮长跑才敢说看到了“无人区”,腾讯在推出微信前,还依然带着山寨胎记。但是当我们看看柯达胶卷的倒下、百年尼康的转型,中国企业要长期存活,同样要面临从创业者向创新者的蜕变,否则,“中国中小企业平均年龄只有2.5年”的局面就无法改变。微软公司告诫员工,“微软离倒闭永远只有18个月”,因为提心吊胆,所以永远创新,这是胜出者所有的秘密。

前些天,“中国乡镇企业之父”、知名的浙商鲁冠球先生去世,他的万向集团,四十年专注于汽车上零件万向节。万向节,顾名思义,是左右逢源、见风使舵的物件。然而,做万向节的企业,只专注自身一个方向,在这个充满风口的年代,构成了很有意义的隐喻:纵使市场风向万千,该坚守的还要坚守,该舍弃的依然要舍弃。因为只有守住企业与行业的边界,才能集中精力,拓展创新的境界。(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思聊工作室 何鼎鼎)

责编:封阳阳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