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花式劝酒、手机不离手、整天搓麻打牌九……春节可别过得太潦草!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8-02-12 15:39

啄木鸟

小时候,我家春联都是请四叔写。四叔文凭不高,但却写得一手好字,在街坊四邻小有名气。每到大年三十,四叔小心翼翼拿出文房四宝,我和弟弟一边帮忙研墨、铺纸,一边有样学样信笔涂鸦,像小书童似的忙得不亦乐乎。哪个是上联哪个是下联,合辙押韵有啥讲究,贴起春联挺较真。有时候,我和弟弟意见不一,请四叔帮忙裁判。如果自己猜对了,别提多得意。

如今,四叔也搬到了城里,春联便从商店里买了。春节将至,童年趣事,不禁涌上心头。

春节,总能触动每一个中华儿女最质朴的情愫,或是儿时拿到红包糖果的欢欣,或是围炉夜话的真情,或是大红灯笼高高挂的热烈,或是祭祖上坟的慎终追远……“年”,是镶嵌在中华民族潜意识里的文化密码。

然而,告别了娱乐匮乏和物质贫瘠的年代,却有人感叹年味似乎有些寡淡,甚至变了味。最近,读者来信版就收到了不少读者关于这方面的吐槽或感慨:

过分劝酒。人民视觉.jpg

江苏张家港市曹乾石:朋友相聚总有花式劝酒。每次春节回家,常被邀去陪客陪酒,发现酒桌语言真是“妙趣横生”,往往令你不得不喝,不能不醉。这个说“哎呀老李,多年不见,敬你三杯。”那个道:“老兄海量,我也敬你三杯!”一圈下来,任你海量,恐怕脑袋早不知安在谁的脖子上。酒过三巡,以敬为拍、以敬为吹之后多少有点以敬为逼的味道了。还有交头接耳者云:“我那事……”“好说,全包在我身上”“办成了少不了您……”此乃“醉翁之意不在酒了”。如此喝一场,轻者踉踉跄跄,重者秽语胡言,甚至当场呕吐趴下。

河南郑州市袁文良:团圆时刻手机不离手。过年了,虽说儿女们回到了亲人身边,但很多时间还是花在了发微博、抢红包、晒朋友圈上。父亲本想问一问儿女在外的工作情况,可儿女头也不抬地摆弄手机,显得爱搭不理,老父亲只好欲言又止;两鬓斑白的母亲本想问一问儿女有没有遇到意中人,但见儿女眼不离屏幕,老母亲到嘴边的话也只好咽了回去……一些老人在儿女过完节离开后抱怨:人是回来了,但心没回来,整天抱着手机,不知在忙什么。很多人成了手机的“奴隶”,从早到晚、随时随地,总是手机不离手。

河北黄骅市李文婷:整天搓麻打牌九。华北平原的某个小村庄,有一种“恶俗”大有蔓延之势:赌博。不少农村年轻人春节回乡之后他们希望通过某种方式来证明自己经济上的“成功”,搓麻将、打扑克、炸金花等便被很多人当成了农闲之后的消遣。赌博的危害显而易见,会带来经济损失,甚至会滋长不劳而获、贪得无厌的心理。况且,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现在的赌博“筹码”也是水涨船高,甚至“搓麻一下午,输掉半年辛苦钱”的情况也不少见。

……

有人戏称“一个字,累;两个字,消费;三个字,大聚会;四个字,胡吃海睡。”这倒好,把年过成了负担。

年味变淡,有客观原因,许多植根于农耕文明的春节习俗在城市化进程中日渐淡薄乃至消失。但细细琢磨,也许变的不是年味,而是有些人把春节过得太潦草。让春节过得有意思有意义,至少有三点值得注意。

少些应酬,多陪陪家人,让年过得更温馨。无论相隔多么遥远,无论时序如何转换,离乡在外的游子总是想方设法回家过年。阖家团圆,共叙天伦,说不完的家长里短,道不尽的嘱托牵挂,本就是数千年春节习俗的核心。可是,有人宁愿通宵麻将、奔波酒桌,或者沉迷网络、醉心手机,都懒得和父母好好吃一顿年夜饭,很多话题谈不拢,动辄不愉快。面对面,却不交心,不仅年味淡了,亲情也会变淡。要留住记忆中的年味,需要每一个人的参与。放下手机,少些应酬,过年,从和家人吃好每一顿饭开始。

少些潦草,多点仪式感,让年过得更隽永。传统年俗和春联从手写到印刷一样,随着时代更迭,正日渐变化,仪式感似乎少了些。洒扫庭院、祭灶、祭祖、上坟、守岁、吃饺子、吃年糕、拜年、贴春联、贴窗花、放花灯、看社火、赶庙会,这些年俗我们还记得多少?又能留下多少?在感叹仪式的“繁文缛节”时,更应该反思,是不是我们丢掉了对仪式感最起码的尊重和耐心。过年了,把快节奏的生活放缓些,贴春联、守岁祈福、拜年贺岁、上坟祭祖,用心体味这些温润内心、熨帖情感的仪式。

少些攀比,多推心置腹,让年过得更轻松。春节假期,少不了同学聚会,走亲访友。同学聚会,老友重逢,本是人生美事。然而,一些同学会上,却时常上演相互攀比,哭穷摆阔甚至炫富炫官的闹剧。比房子、比车子、比孩子,甚至将聚会变成拉关系、搞投机的竞赛,单纯的同学关系变了味。同学之间,贵在交心,与其互相攀比伤害感情,不如多追忆学生时代的趣事和美好纯真感情。此外,走亲访友,“压岁钱”适当即可,不必为了面子,年年都“芝麻开花节节高”。

这个年,咱好好过!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啄木鸟工作室 金正波)



责编:陈婉昭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