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向“学姐”蔡英文拜年,台大人不求红包却要“它”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8-02-22 19:38

日月谈

“政治黑手,退出校园!”“依法行政,大学自主!”……整齐划一的口号声响彻台北街头,表达着台大人争取学术自由、抗议当局打压的诉求。

2月21日,因不满台当局干预台大校长遴选、迟迟不任命候任的管中闵为新校长,“台湾大学自主行动联盟筹备会”发起抗议活动,数百位台大师生、校友走上凯达格兰大道,向台大校友、“学姐”蔡英文“拜年”,为的不是“讨红包”,而是怒吼“要校长”。

图片 1

图为游行现场。

为校长要工作证

2月21日上午9时许,位于凯达格兰大道附近的台北宾馆陆陆续续聚集着人群。他们中有白发苍苍、拄着拐杖的老人,也有血气方刚的青年,但不论年龄、性别、工作、党派为何,他们都聚集在台湾大学的校旗下,齐唱“台大的环境,郁郁葱葱;台大的气象,勃勃蓬蓬”的校歌,手中拿着“大学自主是台大坚守的核心价值”“教育沉沦,政治污染”等标语牌,呼吁“维护学生受教权,台大不能没校长”。

“在农历新年后的第一个开工日,老师们本应回到工作岗位。但是台大却没有校长、群龙无首,让老师们因此走上街头。”站在用作演讲台的卡车上,台大社会工作系教授冯燕说,身为社工专业的学者,过去她上街抗议多是声援弱势社会群体,不过这一次居然只是向当局要一张台大候任校长的工作证,实在有些荒谬。

现场有校友表示,过去7、8个月来,台大校长一直处于空缺状态,“群龙无首”的情况带来了一些乱象,比如“中国新歌声”演唱会现场的冲突、泼硫酸事件、为招生与其他大学互杠等,台大的形象持续受损,所谓岛内“龙头大学”的地位岌岌可危。

在凯达格兰大道的抗议结束后,台大兽医系教授周崇熙代表台大师生向当局递交“陈情书”,并将台大的标志“傅钟”看板送给蔡英文,展现捍卫与坚守大学自主的决心。游行队伍则转向台“教育部”门前继续抗议,呼吁当局早日核准新校长任命。

而在22日的台大新春团拜会上,4位台大前校长先后发声,怒批当局“凌迟台大、玩法弄权”。

图片 2

图为管中闵近照。

颜色问题引风波

“台大遴选校长程序完全合法,‘教育部’迟迟不核定,目的是为了刁难。”台大法律系校友、前“法务部部长”罗莹雪受访时指出,管中闵唯一的问题,就是颜色不对。过去一再呼吁政治黑手退出校园的政党,执政之后却干预校园到如此程度,可谓民主政治大溃败。

今年1月5日,尽管台大校内外亲绿人士一直想联手拿下校长之外,但最终未能如愿;台“中研院”院士、经济学家管中闵经台大校长遴选委员会投票当选新任台大校长。由于管中闵曾在马英九执政期间担任“国发会主委”,被民进党等绿营人士认为“颜色不对”,因而遭到绿营持续“质疑”“追打”“抹黑”,甚至他们不惜动用“立法院”的审查权阻扰任命。

管中闵当选校长不久,绿营人士便透过媒体爆料他未在校长遴选前辞去台湾大哥大(台湾的一家电信公司)独立董事一职,有违反利益回避的嫌疑。对此,台大校长遴选委员会解释称,管中闵在台湾大哥大担任独立董事是公开信息,台大方面完全知情,不存在利益回避问题。

而后,亲绿媒体刊文指出,管中闵涉嫌抄袭学生论文。但台湾大学研究诚信办公室开会审查后认定,管中闵等论文在前,研究生硕士论文在后,所谓抄袭论文不成立。就连网友也在“台湾博硕士论文知识加值系统”网站查询到,台湾暨南国际大学硕士生2016年7月3日口试的学位论文,在参考文献部分列有管中闵的手稿,而不是管中闵引用该硕士生的论文。

图片 3

台湾暨南国际大学硕士生2016年7月3日口试的学位论文,在参考文献部分列有管中闵的手稿。

虽然台大方面对相关问题都作了解释,甚至在1月31日校长遴选委员会还开了6个小时的会议澄清疑点,但台“教育部”不依不饶,连续发7道公文要求厘清相关疑问,甚至还要参考之后临时校务会议的结果,持续在拖延新校长任命的程序上“发功”。

曾任“教育部大学校长遴选委员”、开南大学、高雄市立空中大学及台北教育大学等三所大学校长的庄淇铭说,台大依照“大学法”制订的校长遴选办法產生遴选委员,遴选委员依规定呈报“教育部”同意,再由遴选委员会依规定遴选校长,过程中,“教育部”并未提出任何质疑,直到遴选出管中闵为新任校长后,开始出现各种质疑,甚至踰越行政职权,要求检视校长的论文,“教育部”的心态与立场值得怀疑。

“绿色恐怖”频来袭

面对台当局卡“管”、阻挠新校长任命的做法,游行发起人周崇熙说,大家走上街头不是为了挺管中闵,而是争取大学自主。台大政治系教授苏宏达表示,台大师生反对的是非法操作与政治动员。台大心理系教授光国说,当初大家努力让国民党退出校园,没想到民进党却大喇喇地把政治黑手伸进校园。

“选赢了,顺了当权者的心,就叫民主;选输了,选出来的校长当权者不喜欢或颜色不对,就要斗臭斗倒他。”台湾政治大学副校长王丽玲说,台湾走过威权时期的白色恐怖,如今民进党执政却还要面对绿色恐怖。

事实上,自民进党当局上台以来,绿色恐怖早已大行其道。在政治上,他们通过“党产条例”“促转条例”等法案,将原本属于其他政党和社会组织的资产强行剥夺,并透过立法和行政手段肢解对手,企图牢牢掌握台湾一切政治资源。同时民进党当局还不遗余力地修订“保防法”、动用检调机关对统派人士进行扣押、恐吓,提名任命绿营的“监察委员”,有意压制统派发声。

不过,单是政治上的控制对民进党来说还不够,他们还将触角伸向文化、教育层面。“去孔”、“去蒋”、“去孙”、取消祭黄帝陵、废除“课纲微调”、“中华文化复兴总会”夺权、降低高中语文课本的文言文比例,再到最近的华视、公视人事的全面“绿化”,阻挠台大新校长就任,凡此种种,都是“绿色霸权”的体现。

台湾《联合报》发表社论指出,干预台大校长任命的行为,不仅凸显了蔡英文当局公然插手大学自治,更暴露民进党欲建立“绿色文化霸权”的私心正漫向社会各个角落。“政治上的打压,是歼灭对手的必然残酷;对教育、文化的全面插手,则是要确保绿色价值的巩固。唯有彻底掌握文化和教育的论述权,才能永久掌握政权。这就是民进党要建立绿色文化霸权的背后思维。”(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日月谈工作室)


责编:宗哲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