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1个亿,他不搞房地产却种树治沙,“甄傻”真傻?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人民眼工作室   

2018-03-01 21:24


种树!治沙!

种树?那里可是遍地黄沙的“癞痢地”,树能种得活?

治沙?9万多亩的岛,又是黑龙江齐齐哈尔市风沙的重要源头,你能治得来?

老甄不信邪:“活着干,死了算。江心岛,非得绿起来!”作出这个决定,甄殿举得了一个绰号:“甄傻”。

这一“傻”,就是15年。

15年,他把以前做生意赚的近亿元钱都搭了进去,现在盈利还是负数。

15年,他一心扑在岛上,硬是在9万多亩黄沙上,种活了600多万棵树。

15年,江心岛,从昔日满目荒凉的“癞痢地”,变成了生机盎然的“绿屏障”。

 

(2004年植树治沙时的视频截图。)

——“戴再厚的口罩,也是满嘴细沙”

“西北风嗷嗷叫,风镜、口罩、围巾,一样不能少。到地方第一件事,自拍。”

“自拍?”

“拍头发、拍衣裳,抖沙子!”

唠起往时风沙之苦,齐齐哈尔市作家王彩兰不住摇头。

嫩江蜿蜒流淌千百年,携沙裹泥,在齐齐哈尔城区西南侧堆积出一个9.8万多亩的江心岛。

“江心岛原本生态宜人、水草丰茂。后来因为大面积垦荒、采沙,沿嫩江成了一个大沙带。”齐齐哈尔市林业局副局长汪孟国说。

地处嫩江沙带,加上过度养殖、挖沙,江心岛的树越来越少,沙越来越多,经年累月,成为了无生机的沙岛。

每至春季,西北狂风长驱直入,卷起漫漫黄沙。家家户户都要备好多条围巾,将脸、鼻、口、耳完全蒙住,才敢出门。

——“要和黄沙斗一斗”

阴差阳错,甄殿举竟成了江心岛“岛主”。

2001年,岛上的国营新中畜牧场经营不善,需要找人接手。

这可是个“烫手的山芋”:近300名职工的工龄要买断,此前欠下的债务要理顺。唯一的资源,就是岛上6000多公顷土地的经营权。

此时,做生意多年的甄殿举得到消息,动了心思:那么大片地,价格挺划算,肯定有商机。不顾家人反对,老甄拿出多年的积蓄,承包下来。由于前两年在外忙生意,“心大”的甄殿举,甚至都没上岛瞅一眼。

2003年初夏第一次上岛,甄殿举傻了眼:“这哪是岛啊?就是一个沙漠嘛!”从岛上下来,甄殿举茶饭不思,整日寻思。

卖了,割肉止损?找冤大头来接盘,着实不忍。

不卖,留着能干啥?

寻思来、寻思去,老甄作出一个改变他一生的决定:种树!治沙!

“啥?你还要往那岛上砸钱?我不同意!”2000年已查出乳腺癌的妻子张桂荣,话说得掏心掏肺:“你不是打算开发房地产吗?哪怕存银行吃利息,也好过砸那荒岛上啊!”

朋友也来劝:“老甄你糊涂啊!在上面种树,不是拿钱打水漂吗?”

“你就造吧,到死都不可能用岛上的树做棺材板!”

……

好说歹劝,老甄还是“一根筋”,“就是要和黄沙斗一斗!”

 

甄殿举搂住他亲手种下的第一棵杨树。本报记者 谢振华摄)

    ——“就让你看着,咱能不能把这岛整起来”

放下手上的生意,老甄一门心思扑在了岛上。

2003年下半年,张桂荣的癌症已到晚期。因为肿瘤压迫神经,只能坐轮椅。又放不下岛,又想多陪妻,老甄把病妻带上岛照顾。

为了赶时节,老甄跑到泰来县,一口气买了300万株苗。

岛上,忙得热火朝天;妻子的身体,却一天不如一天。临走前,张桂荣说:“我死了,你就把我埋在岛上,我要看着你怎么种树,怎么治沙。”

甄殿举说:“行!我就让你看着,咱能不能把这岛整起来。”

丧妻之痛,痛何如哉!可时节不等人,办完丧事才3天,老甄就擦干眼泪,把子女送到妹妹家,回到了岛上。

茫茫几万亩沙地,光靠老甄组织的百十号人,猴年马月也栽不完。

“义务植树,人人有责。这沙,是该治治了!”老甄种树、治沙的消息,传遍了整个鹤城。市几大班子带领机关干部来了,部队3000多名官兵来了,热心的市民来了……

2004417日,老伴走的第4天,江心岛大种树开始了。半个月大会战,300万株树苗栽下了。老甄满心欢喜。

可是,20多天后,本该冒出新芽的树苗,七八成成了柴火棍。

一场辛苦,换来如此结局。委屈、不甘,老甄气得嗷嗷叫:“我就不信这个邪,明年再种!”

——“所有吃的苦,都变成了岛上的绿”

种树,老甄不惜财。

树,栽一年不活;第二年就补栽,死多少,补多少。

树苗、人工,浇水、管护,都得砸钱。第一年,700多万元;第二年,900多万元;第三年,500多万元……

种树,老甄不惜命。

2005年的一天,种树的大部队走了,老甄留下来打扫战场。忙到9点多,累极的老甄,找了个沙包躺了上去。等到醒来,沙已埋到脖子。

“实在撑不住了,我就到桂荣坟前唠上几句。”高血压、心脏病、痛风,多年来高强度劳作,让今年刚满60的老甄老态尽显。

功不唐捐!

15年,种树600多万株,9万多亩沙地铺上了绿色。

“所有吃的苦,都变成了岛上的绿。”老甄说,“这辈子,值了!” 

(如今的江心岛郁郁葱葱。)

绿——“人家给我开价10个亿,说不动心,那是假话”

岛,变了。

树成行,挡住了风;根深扎,固住了沙;叶落下,零落成泥;腐殖土,孕育出花草……黄沙漫漫、寸草不生的荒岛,成了草木葳蕤、生机盎然的绿洲。

城,也变了。

“黄沙漫天的情景,近几年再也没出现过。”王彩兰感叹,“都说老甄是‘甄傻子’,我看他是‘真汉子’。”

种满了树,治住了沙,老甄还要护住这片绿。

2011830日,一伙人在江岸采沙,岛岸被大面积坍塌,大量植被被江水冲走。老甄冲上去,赶走了他们。

傍晚,采沙者纠集了6车人堵在渡口,将老甄一阵暴打。

一报案,打人者慌了,拎着几万元钱来医院求情。

抬手把钱挡开,老甄对来者说:“小伙子,我不要你的钱,也可以放你一马。我要的是我的树啊!以前,咱这风沙多大啊?现在还有吗?就是因为有树啊!”

除了危险,还有诱惑。

2015年,一名上海的开发商,向老甄开价10个亿,要流转江心岛的经营权。谁知,老甄竟然拒绝了。

“人家给我开价10个亿,说不动心,那是假话。”老甄说,“但树是我一锹锹土、一瓢瓢水伺弄大的,是我的命根子、眼珠子。要砍树,钱再多咱也不干。”

时至今日,江心岛的投入与产出比,仍是一个巨大的负数,但老甄一点也不着急。“只要有了生态,江心岛就有了希望。”(人民日报中央厨房·人民眼工作室  郑少忠  谢振华)


责编:陈婉昭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