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民进党为何视大陆配偶为“眼中钉”?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8-04-12 19:33

日月谈

1.jpg

台湾的中华两岸婚姻协调促进会、台湾新移民劳动权益促进会、台湾新住民发展协会等团体,不久前到台湾“移民署”门前抗议,呼吁当局重视大陆配偶的处境,修订不合理的“面谈”制度,保障两岸婚姻的合法权益,改变大陆配偶被不公平对待的现状。

根据台湾的有关规定,大陆配偶想要获得在台合法身份,手续极其严苛繁复冗长。从在台登记结婚开始,大陆配偶在结婚团聚、依亲居留、长期居留直至申请定居的每个阶段,都要接受过程繁复的面谈,而当局据此判断是否“假结婚”的标准却十分模糊。这种标准模糊的面谈制度让大陆配偶在婚姻中遭受到许多不公平、不合理的待遇。
       在现实案例中,有的是因为大陆配偶在面谈时不堪忍受刁钻问题,有的则是因为夫妻俩在面谈前发生些许家庭矛盾,移民部门就都误判为假结婚。甚至有的台籍丈夫还以配合面谈为要挟,长期使大陆籍妻子在婚姻中处于不平等地位,权益受到侵害。一旦被当局移民部门判为假结婚,尽管按照相关法律可以走行政诉愿程序,但真正行政诉愿成功的例子寥寥无几。而且大陆配偶一旦收到了相关处分书,则毫无申诉途径,必须限时离台。

大陆配偶面谈制度,是民进党2003年炮制出来的“杰作”,结果因为不合理的误判经常造成两岸夫妻无辜分离。在相关团体和两岸机构的呼吁下,2008年国民党主政以后,当局允许误判案件以个案方式纠正解决,情况才有所缓解。但2016年民进党重新上台以来,大陆配偶被认定为假结婚从而撤销长期居留资格的案例显著增加。可以说,面谈制度成为民进党拆散两岸婚姻、歧视大陆配偶的重要手段。

 

2.jpg

陆配在台举行反歧视游行。资料图片

其实,何止是面谈问题,大陆配偶在台湾,方方面面遭遇歧视性待遇,其合法权益得不到一点保障,种种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对来自大陆的“婚姻移民”,民进党当权者声称态度始终一致,就是“生活从宽、身份从严”,要保障陆配的就业、健康、小区参与等权利,以友善的态度接纳,增加大陆配偶来台后的文化适应与社会认同。乍听之下,这些干话有几分善意,稍一琢磨,这一套说辞虚情假意,根本站不住脚。没有真正的身份,哪来真正的权益?

依岛内现行法令,大陆配偶到台湾依亲居留期间,在取得台湾身份证前,其工作权不受影响,但这仅是法律条文上的规定,在现实社会中,由于没有真正的身份,大陆配偶在找寻工作时,常常受到歧视。首先,很多雇主抱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消极态度,在招工时,尽量避免聘用没有本地身份证的大陆配偶。其次,由于绝大多数高校的学历不被台湾认可,很多有一技之长的高学历大陆配偶只能选择从事低阶的工作。第三,没有本地身份的大陆配偶在择业时,面对“同工不同酬”,只能选择忍气吞声。

 对于大陆配偶现实中的困境,民进党不是不知道,但为何一直冷漠以待,甚至一再对大陆配偶污名化?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民进党有政治算计。根据估算,如果将大陆配偶取得身份证的年限由现今的6年缩减到4年,那么下一次的台湾“大选”,将会新增几万大陆配偶具备投票资格。在民进党的认知里面,大陆配偶心向大陆,自然不会把票投给民进党,这还不打紧,大陆配偶还能影响台湾家人的投票倾向。难怪有民进党“立委”放言,不让缩短陆配取得身份证年限,是因为“基本上有很多国安的问题,需要更严格的管控”。

民进党当局长期歧视、限制大陆配偶在台湾的各种权益,遭到岛内舆论的强烈抨击,台湾《旺报》批判说,民进党如此作为,说穿了就是意识形态作祟而已,民进党口称人道、人权,却在做着违背人道、人权的事。这样气量狭小、无视人道的格局,只会让民进党离民意更远,甚至被时代潮流淘汰。台湾的“内政部”前负责人李鸿源说,他担任“内政部长”时期,就发现大陆配偶跟外籍配偶的待遇差很多,既然都是结婚到台湾落脚,就不应该计较他们从哪边来,而受到不一样的待遇。所以他非常诧异大陆配偶的待遇竟然是变成这样,这是不对的政策,无论新住民的背景如何,既然都是来到台湾生活,就应该享受公平的待遇。
 

3.jpg

                  选择步入婚姻殿堂的两岸青年男女已经不是个例。图片来源:《台声》杂志

自1989年大陆首例涉台婚姻在厦门登记以来,两岸婚姻数量不仅增长迅速,质量也大幅提升。截至2017年12月,在大陆办理结婚登记的两岸婚姻已经超过37.8万对,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以每年7000到10000对的速度增长。

作为台湾同胞的家庭成员,大陆配偶为台湾社会贡献良多,理应受到公平公正的对待。希望台湾社会各界关心理解两岸婚姻家庭,希望民进党当局尽快调整、修改针对大陆配偶的歧视性规定,为在台两岸婚姻家庭的和谐幸福创造好的环境和条件,以免他们标榜的经常挂在口头上的所谓自由、民主、人权继续沦为世人的笑柄。(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日月谈工作室 吴亚明)

责编:赵迪迪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