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环视听】专访手语律师唐帅,为聋人呐喊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环视听工作室   

2018-04-28 17:34

2017年5月的一天,唐帅在办公室看卷宗。(樊蕊/摄)


 唐帅被称为“全国第一个手语律师”,每天都和聋人群体打交道。他见到的受害人或犯罪嫌疑人有两个共同点:都生活在无声世界里,都缺乏法律意识。

精通手语的人不少,公安机关在办理聋人案件时会聘请手语翻译协助,但唐帅仍然很特殊,他既精通普通话手语,又精通自然手语。特殊教育学校所教的普通话手语与聋人在日常交流中形成的自然手语有很大差别,比如“上海”一词,自然手语是右手中指前伸,右手食指弯曲靠于指背;普通话手语是右手在上,左手在下,小拇指拉钩,其余四指微卷。很多时候,学会了普通话手语的翻译面对自然手语也要靠猜。

2016年,在代理一起聋人盗窃案的诉讼时,唐帅发现,公安机关的讯问中,聋哑嫌疑人比划的是自然手语,却被只懂普通话手语的翻译误译,表达的意思南辕北辙。他根据这一情况提出复核,最终检察机关对这名嫌疑人做出不予起诉的决定。

顶着“全国第一位手语律师”的称号,唐帅不敢有半点怠慢。刚成为律师那两年,还能偶尔休息一两天,但随着找上门的聋人越来越多,他只能连轴转。此外,公安、法院、残联等任何机构找他做公益活动,他都是来者不拒。这个过程中,唐帅又发现了问题。“针对聋人的普法,成效甚微。我敢说多数聋人的法律意识还停留在上世纪80年代。”依然是普通话手语和自然手语的差异造成的结果。聋人在日常交流中使用的都是自然手语,看着普通话手语翻译来的普法知识,不仅不懂,甚至有误解。这其中又夹杂着手语翻译对法律知识的一知半解,普法效果就更差了。往往是普法讲座开始10分钟后,就变成了老师的自娱自乐,聋人已经闲聊起来。

唐帅敢想也敢说。有一次,他向一名特教学校的手语老师直接开怼:“全译错了!这是要误人性命!”慢慢地,与他相熟的部门也大多接受了他的说法,但要改变现状并不容易,因为“没这方面的人才”。有法官私底下跟唐帅说,赶紧教一批学生出来,成立第三方的手语机构,否则碰上不负责的手语翻译,判案都要增加风险。

对聋人来说,这份风险意味着声誉与自由。唐帅觉得自己有义务帮他们挡风险,“这是人性里最基本的同情心,我因为懂手语,看到了问题,那就不能坐视不理。”

2016年,他拿出积蓄,找人开发了一款名为“帮众律师”的手机APP,免费服务聋人群体;去年,他招聘了5名聋人大学生当助理,协助处理聋人案件,也为法律手语翻译储备人才;今年,他开始每月录制一期自然手语普法视频,免费发布。

这些事和日常工作叠加,占据了唐帅所有的时间,他感觉生命在燃烧,“我打算燃烧到40岁,还剩7年。”时不我待,所以要抓紧,他开始频频接受媒体采访:“聋人世界的法治现状和健全人世界的差距还很大,社会应该对这件事有认识,然后才会有改进。”(人民日报中央厨房·环视听工作室  张丹丹)

责编: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