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深圳公交100%纯电动,全球规模最大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8-05-08 14:21

南方南

傍晚时分,深圳南山区大冲公交站,忙碌了一天的上班族在这里聚集,准备搭乘公交归家。

因为周边科技企业众多,停靠大冲公交站的公交线路多达50余条。即使分成两个小站,公交车进出依然频繁,一辆紧接一辆。

搁在以往,站台周边会弥漫一股呛鼻的汽油味,且轰隆巨响。乘客纷纷捂鼻,能躲多远就多远。如今,汽油味没有了,乘客有序排队。

这一切的改变,源自深圳大规模以纯电动公交车替换传统燃油车。

2017年底,深圳市纯电动公交车已达16359辆,除保留少部分非纯电动车作为应急运力外,全市公交车实现纯电动化。深圳也随之成为全球纯电动公交车规模最大,应用最广泛的城市。

既环保又舒适,乘客司机企业齐点赞

图片1

电动公交车广受好评。(资料图片)

蓝绿色车身,黄加绿车牌,行驶在道路上的纯电动公交车,早已成为深圳一道靓丽风景线。

“不排尾气,特别干净;不呼呼响,非常安静。”每天要搭乘两趟公交上班的市民小张说,自从有了电动公交,他每天的通勤体验比过去好多了,“候车再也不用吃烟尘。”

家住深圳福田区颂德花园的李先生,对电动大巴最大的感受,是安静。“我们家一楼就是梅林公交站场。公交车天天早出晚归,我在家听不到什么噪音,睡觉也不受影响。”

公交车从“油”改为“电”,舒心的不仅是市民,公交司机们也受益颇多。

周国柱和朱礼科是深圳巴士集团里,有着20年工作经验的“老司机”,在他们看来,纯电动公交车最大的改变,是减轻了司机们的劳动强度。

“以往燃油公交车是手动挡,控制困难,手脚要不停操作,遇上塞车更是累。现在换成自动挡电动大巴,同样工作时间里,驾驶体验舒服多了。”朱礼科说。

周国柱介绍,纯电动公交车车厢安静,不会让长时间开车的司机产生烦躁情绪。“现在的车更智能化,有故障能自动预警。车辆在路上突然‘趴窝’的情况大大减少。”

“电动公交是一个让多方都获益的选择。” 深圳巴士集团公共汽车分公司副总经理张龙文说。深圳巴士集团是深圳最大的公交企业,该集团公共汽车分公司在2017年5月25日完成了98条线路1582台纯电动公交的投放,提前实现全面电动化。

张龙文算了一笔帐:一辆12米长的传统燃油公交车,每年运营成本约18万元,改成纯电动车后,运营成本可降至10万元,每年能省下8万多元。“这还只是经济账,算上环境账好处就更多了。”

深圳都市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绿色交通首席研究员刘建昌表示,电动公交车在运营过程中不会排放氮氧化物等污染物,对城市大气环境质量的改善具有明显的促进作用。

“除了减排污染物,电动公交车也不会像燃油公交车一样排放热量。”刘建昌说,如果接近行驶中的燃油公交车,会感觉到滚滚热浪扑面而来。“这些热,会成为'热动力搅拌器’,不断卷带、积累、搅拌地面和大气中的污染物,使得各类污染物难以有效沉降和清除,一定条件下加剧了雾霾的产生。”

数据显示,深圳一辆纯电动公交车日均营运里程为174.4公里,较传统柴油大巴节能72.9%。由此推算,深圳每年可少烧燃油34.5万吨,减排二氧化硫等污染物431.6吨。“在城市内部,纯电动公交车实现二氧化碳零排放,年度减排量,相当于9.5个深圳梧桐山风景区绿色植被一年的二氧化碳吸收量。”深圳市公共交通管理局公交处科长郑静宇表示。

财政大力投入,市场化运营缓解资金压力

图片2

电动双层巴士投入使用。(资料图片)

从0到16359,深圳的公交车电动化全覆盖之路,整整走了九年。

纯电动公交的采购成本远比燃油车高。一辆12米的公交车,纯电动车约170万元,同等规格的柴油车价格仅为70万元左右。与此同时,电动车还需要大量充电桩配套,随着纯电动车的投入使用,企业运营成本也在不断上涨。

为鼓励电动公交车纯电动化,深圳投入了大量的真金白银:2016年及以前购置的纯电动公交车,深圳市按中央补贴标准1:1配套地方购置补贴;2016年后,根据新规定,深圳按照中央财政补贴标准的50%配套地方补贴。

以12米长的纯电动公交车为例。2016年,该车可获中央财政补贴50万元,深圳地方财政补贴50万元;2017年及以后,该车可获得中央财政购置补贴30万元,深圳地方财政购置补贴15万元。

“公交纯电动化是大手笔,这得益于深圳雄厚的财政实力。”刘建昌表示,由于电池能量密度和充放电技术还未实现革命性突破,电池占用的空间和重量相对较大,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运营效率。尽管在能源利用上大大节省了能耗费用,但运营效率相对较低,就需要多配车、多配司机、多配停放场地来保障,增加了这些方面的运营成本。加上电动公交车辆本身购置成本远高于燃油车辆,这需要地方政府投入大量补贴资金。“所以当前国内电动公交车推广应用较好的城市中,一二线城市占据了90%。”

公交作为城市公共服务行业,各城市对公交车辆的补贴力度较大,数据显示,2016年深圳平均每辆公交车运营补贴约42万元,扣除物价变动因素,比使用传统燃油车辆补贴力度有明显提升,以弥补充电设施用地租赁、运力提升保障等相关费用缺口。深圳巴士集团年报显示,该集团近年来每年获得的财政补贴在20亿元以上。

“针对购置和运营成本高企,很多城市也探索出了一些行之有效的办法。”刘建昌表示,目前,国内常见的新能源公交推广模式主要包括“整车融资租赁”、“车电分离+融资租赁”、“混合租赁”及“整车购置、服务外包”等。

深圳巴士集团采用“整车购买,服务外包”模式,即与车企签订整车购买合同,并附带车辆的维保服务,除车辆易损、易耗件外,均由车企负责维修。与充电服务商签订基础设施服务协议,由充电服务商建设充电桩并提供充电服务。

“公交企业、车企、充电服务商三者分工明确,相互配合,降低了企业运营成本,让我们省去车辆维护、用电等烦恼,可以专心服务乘客。”张龙文说。

而深圳东部公交公司与深圳西部公汽公司采用的混合租赁模式,是生产商将车辆及充电设施销售给第三方金融机构,并负责运营期内维护。公交公司与金融机构签订租赁合同,承租车辆及充电设施。租赁期间,车辆的电池、电机、电控以及充电桩如出现技术问题,相应的损失将由车辆生产厂商承担。

“采用‘混合租赁’模式,公交企业减轻了一次性投入的资金压力,另一方面也降低了经营风险。”郑静宇表示。

 充电桩建设难,今年基本实现巡游出租车纯电动化

图片3

电动公交车正在充电。(资料图片)

不用燃油和气 ,但是离不开充电,伴随着纯电动公交车的推广,充电桩的建设,迫在眉睫。 但是,在寸土寸金的深圳,找个可建设充电桩的稳定场站,并不是一件容易事。

目前,深圳已建成公交充电站252座,充电桩5000多个,仍缺口800个。为更好满足纯电动公交车运营需求,深圳已规划26个公交综合停车场,集公交停车、充电、维保、清洁以及调度管理为一体。其中,位于南山的月亮湾综合车场设计公交停车位660个,小车停车位50个,充电桩237个,预计2019年4月投入使用。

“深圳大部分公交场站都是社会租赁用地,租期较短,存在搬迁风险,不适宜建设稳定的场站及充电设施。”郑静宇说,深圳公交站场原本就紧张,不少公交车“无家可归”,只能“夜宿街头”。

即使是有场站,也不一定就能装上充电桩。以福田石厦南公交总站为例,该站有车78辆,由于楼上居民不支持,充电桩迟迟未能建设。晚上停运后,司机只能把车开到其他地方充电,有的距离四五公里之外。

“居民们觉得充电桩有辐射,或者存在危险,其实是多虑的。充电桩建设完全按照国家标准,居民们不用担心。”石厦南公交总站车队党支部副书记杨咏梅说,充电不便,既增加了司机的工作量,也增加了调度的难度,间接影响居民出行。“希望居民们能多理解我们的工作。”

除了铺设更多的充电桩,提升充电设施服务能力,也是深圳解决场站用地紧张的另一种解决方案。

图片4

深圳巴士集团充电桩技术吸引德国同行前来考察学习。(资料图片)

例如,深圳巴士集团首创"网式快捷充电模式",一个充电桩可为6辆公交车同时充电, 改变传统充电模式下,一个充电桩一次只能服务一辆公交车充电的情况。

“作为首个大规模实现公交纯电动化的城市,深圳走别人还没走过的路,困难只会多不会少。”郑静宇说,在深圳之前,尚无大规模推广应用的先例,纯电动公交车辆技术尚待进一步完善。此外,纯电动公交车与传统柴油车技术差异较大,企业对新能源公交车辆的维保服务能力和技术人才不足。“这些问题,有待于在日常运营中,多方合力,持续优化。”

“一辆纯电动公交车的运营期限是8年,现在才刚刚开始。”作为一位管理着千余台公交车的企业负责人,张龙文希望,车企能信守承诺,认真履行维保服务协议,与公交车企业一道,推动纯电动公交事业往前发展。

图片5

深圳巡游出租车今年有望实现全面纯电动化。(资料图片)

公交车全面实现纯电动化之后,深圳的下一个目标指向巡游出租车。全市巡游出租车将于今年底基本实现全面电动化。

“2016年底,我国新能源公交在用车辆已超过16万辆,约占全部在用公交车(60万辆)比例约为27%。”在刘建昌看来,新能源公交车的占比目前还不大,但在国家大力推进汽车产业转型升级、电动汽车技术不断革新的背景下,我国新能源公交全覆盖的时代将为期不远。(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南方南工作室 吕绍刚)

责编:杨知然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