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切换栏目

麻辣财经: 快递末端二次收费,严格禁止!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麻辣财经工作室
李心萍
2019年08月16日 08:48

都包邮了,取件还要多付钱。以前是2元,现在涨到3元,稍大一点的还要收510元。”近来,消费者取件时被二次收费的情况引发社会热议,并再次将快递业“最后一公里”问题推到聚光灯下。

 网上购物越来越普及,收快递成了一件烦心事。对于一天下好几单的“剁手党”们来说,取快递成了力气活。

平时家里没人,只能让快递寄到单位。可是一上午要下楼取好几趟快递,真的很耽误工作。”麻辣姐的一位朋友说,特别是遇上自己出差不在单位,一个劲地劳烦同事下楼代取,别提多尴尬了。

快递到的时间不定,收货人行踪不定,快递小哥又等不起,“接货”就成了大难题。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很多居民小区出现了“快递柜”——快件箱。有快递不用寄单位,家里没人也不怕,快递小哥将快递放到你家门口的快递柜里,下班顺手就能取回家。方便!

 日前发布的《2019年中国快递末端服务创新发展现状及趋势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主要企业投入运营快件箱27.2万组,城市公共快递服务站和农村公共取送点分别达到7.1万个和6.7万个。

但是,也有消费者不满意:“上次我给家里买的水果,快递小哥放到快件箱里,招呼都不打就走了。害得我爸自己拎上五楼的。不是说好快递到家吗,不能只送到楼下呀!”

快递中转接力,有人叫好有人吐槽,真的是众口难调,让快递公司也不知如何是好。目前的快递末端,对网购的支撑能力如何?配送还存在哪些问题?快件箱模式是否可行、能否盈利?麻辣姐带您一探究竟。

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应征得收件人同意

在城市,聊起快递末端配送,快件箱算是这几年的“网红”配送模式。

在北京通州,不少小区都安装了快递柜。快件一般免费保存快递是24小时,超时不取会有语音提示,希望收货人通过“打赏”的方式付费。但这个“打赏”是自愿的,不给钱跳过去一样能取件。

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主要企业投入运营快件箱27.2万组,快件箱保有量较上年增长6.6万组,通过快件箱递达的快件占8.6%,为43.6亿件,同比增长55.7%。可见,这种“快递接力”方式还是很有市场的。

快件箱认可度有多高?报告首次披露了快件箱使用的核心指标——格口使用率。格口使用率是指快件箱的每个“小格子”,平均每天的使用次数。这个指标是衡量快件箱使用频率的重要指标,能够直接反映出市场对快件箱的接纳程度。

2018年,主要快件箱运营企业的格口使用率为0.57/日。而2017年,这一数字为0.62/日。行业专家表示,造成快件箱格口使用率下降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新进入的社区消费者自提习惯还有待培养,二是快件箱的整体布局还有提升空间。

不过,坚持在二、三四线城市布局的云柜,2018年的格口使用率为0.72/日,基本与上年持平,这表明快件箱在非一线城市仍有很大的应用市场。

有了认可度,快件箱模式是否可持续呢?报告显示,经过几年的经营,部分快件箱企业的营收状况已大有改善。快件箱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基础收入,包括派件费用、收件费用、超期逾期费;广告收入,包括箱体广告、屏幕广告、线上广告等。在各项收入中,基础收入所占比重较大,表明企业用心做好基础服务,完全可以实现收支平衡。

我们认为快件箱是非常好的解决城市'最后一公里'难题的手段。”刘君说,当然,在快件箱的建设过程中也出现一些问题,为此,国家邮政局出台了《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将于101日起正式施行。

针对消费者的“应用痛点”,《办法》规定,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快件应征得收件人同意,投递快件后也应及时通知收件人。同时,《办法》支持将智能快件箱纳入公共服务设施相关规划和便民服务、民生工程等项目,在住宅小区、高等院校、商业中心、交通枢纽等区域布局智能快件箱。

快件箱尽管方便,在使用的过程当中,我们还是要求要最大限度地争取用户意见,在方便快递企业的同时,求得用户的满意。”刘君补充说。

 快递行业恶性竞争,引发末端“二次收费”

    “行业恶性竞争,尤其价格战已经到了非常严酷的地步。”国家邮政局副局长刘君说,有些企业从东部发往西部的快件每公斤不到2元,这是不可持续的。

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快递平均单价为12.24元,对比2008年的27元,近乎“腰斩”。前端快递费不断压低价格,末端网点派送费用不够,收入不断缩水。2018年,申通单件派费收入为1.69元,圆通为1.37元,韵达为1.82元。安徽、陕西、四川、福建、贵州、湖南、辽宁、江西等省份,均有城市反映派费降低已经成为影响当地末端服务的重要因素。

前端压价,未端叫苦。派费不足甚至引发末端乱象,二次收费问题由此产生。有些地区将农村快件划定为超区件,二次收费大量存在;偏远地区派送时效未达成,服务承诺未兑现,这些服务问题频发导致大量投诉。

面对投诉,很多企业又简单采取“一罚了之”的处理方法,在不少网点,罚款占网点营收的比例超过30%。在罚款和高成本下,快递网点步履沉重。

对此,刘君表示,二次收费是绝对不允许的,国家邮政局已经在全系统部署了关于清理农村二次收费问题的专项行动。“有人可能会说,农村网络发展困难、成本高,收一点钱合情合理。但实际上,二次收费本身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快递企业与用户形成商务合同时,价格本身已经包括了寄递全程各环节的成本,末端不管距离农村多远,企业既然承诺了,没有理由再次向用户收费。” 

对于末端乱象,政府部门主动作为,加强监管是一方面,市场主体如何从源头上解决问题是另一方面。而这其中的关键,还在于破解现有的价格机制、结算机制。

比如,有些快递企业,前端收费18元,在快件下乡过程中,就可以拿出8元、10元派费给予末端网点,有了资金保障,下乡完全没问题。但如果前端收费只有1.8元,末端派费则难以分配。“希望企业要珍惜品牌的价值,要维护网络的稳定,大量的以罚代管、进出倒挂的管理模式是不可取的,竞争一定要回归理性,回归到正常的渠道。”刘君说。

2018年,全国农村地区收投快件总量达120亿件,支撑工业品下乡和农产品进城超7000亿元。目前,农村消费品增长率8.4%,高于城市近3个百分点,是快递业发展的新蓝海。只有解决好西部末端派费调整和农村末端违规收费问题,快递业下沉农村市场才能走得又快又稳。

本文由 融合号 编辑发布
1 不喜欢 查看原文
分享
广告
推荐阅读
以下内容由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为您推荐
    点击加载更多
    可选理由,精准屏蔽
    已选0个理由
    看过了
    内容太水
    确定
    不喜欢
    模板/usr/local/cms_wwwroot_release/ssgg_sy/template/footer201901.template.html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