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切换栏目

麻辣财经:减税降费“红利”,实体经济感受如何?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麻辣财经工作室
曲哲涵 颜 珂
2019年08月20日 10:38

日前,财政部公布了今年前7个月的财政收入。1-7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25623亿元,同比增长3.1%。其中,税收收入108046亿元,同比增长0.3%

从这组数据来看,3.1%的增速,低于今年财政收入增长5%的预算目标;税收收入增长更低,增速连个位数都达不到,上半年增速是0.9%,前7个月是0.3%

财政收入放缓,最直接的原因是减税。去年很多人都在呼吁,让更大规模的减税,来得更猛烈些吧!今年又有不少人在担心,这么大规模的减税,财政是否吃得消?民生和重点领域的支出是否能够保障?

更大规模的减税,今年确实来得很猛。

比如,个人所得税改革以后,今年前7个月,个税收入同比下降了30.3%。个税收入一下子砍掉了三成,这是所有税种中降幅最大的,这样的减税力度也是前所未有的。到今年上半年,原来的工薪纳税人队伍中,已有1.15亿人“离队”,无需再缴纳工薪所得个税。

那么,减掉的那些个税,钱去了哪里?肯定是进了个人的“钱袋子”。

个税减负明显,实体经济的情况怎样?减税红利是否真正落到了企业身上?麻辣财经记者日前赴广西、福建进行了调查。

  新一轮减税降费“大礼包”,企业收到了

增值税改革,是今年减税降费的重头戏。在2018年增值税税率下调的基础上,今年继续将制造业增值税税率从16%降至13%,将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税率从10%降至9%

增值税改革41日落地,5月企业开始申报,到现在效果如何?

  “这是更公平、更有效的减负。”福建雪人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林汝捷说,减税降费后,企业的税费负担减确实轻了。

以压缩机为核心业务的雪人股份,2018年产值突破13亿元,同比增长39.18%。但随着经营规模快速增长,纳税额占收入的比重也在不断攀升。2017年,公司纳税总额占到主营收入的3.35%。到了2018年,这个数字增加到3.88%

税负连同不断增长的人工成本和资金成本,让我们民营制造企业感受到不小的压力。”林汝捷说,在这种情况下,新一轮减税降费好比一场及时雨。

  公司财务总监许慧宗告诉记者:“2018年增值税税率开始下调,今年税率继续下调。今年1—7月,企业共计少缴纳增值税518万元,到年底,预计可少缴920万元。此外,从2018年起实施留抵增值税退税政策,企业又拿回了历史留抵退税2055万元,大幅减少了资金占用,极大地改善了企业的资金状况。”

  减税降费“大礼包”里,除了增值税改革这道“主菜”,各类“小食”也让企业尝到甜头。

  “今年51日起,养老保险企业缴交部分比例从18%调整为16%,公司预计在一个会计年度内可减负190万元,个税负担降幅也高达67%。”许慧宗说,这两项政策减轻了企业薪资压力,有利于员工稳定和公司持续发展。

  “技术研发费加计扣除比例从50%提高到75%,现在公司每年支付委外研发费用3200万元,预计可以减少所得税费用280万元。”林汝捷说,这项政策精准发力,激励技术驱动型企业心无旁骛地加大科技投入。

  广西轩妈食品有限公司的库房内,工人们干得热火朝天,几千盒蛋黄酥正被打包,当天发往全国各地。“轩妈”仅用3年时间,就从10来人的“网红”小微电商企业发展为拥有400多名员工的现代化食品企业,今年预计实现产值4.5亿元,利税8000万元。

  公司董事长廖晋平说,企业的综合税负率从2018年的11.9%下降到今年的9.6%,可节省更多的资金用于研发项目、升级生产设备、改造物流仓储以及开发支撑新商业模式的IT技术。政策环境越来越好,让企业有信心抓住每一个新机遇,实现跨越式发展。

  三都土笋冻是厦门一家老字号小吃店,也是典型的小微企业。企业负责人陈伟旭告诉记者,今年年初出台的小微企业减税政策中,适用于小店的企业所得税税率从原来的25%降到5%,预计每年可减税20万元,减税额度是去年全年利润的40%左右。“我们正准备扩大经营规模,减税政策让我们心里更有底!”陈伟旭说。

  厦门象屿集团总裁陈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减税降费后,以企业目前营收计算,今年起该集团每年可减负1.1亿元。如果将这笔资金全部转化为供应链运营资本,模拟测算预计扩大营收规模11亿元左右,创造毛利超3000万元。

  翻阅广西、福建两地十几家企业的财务“账本”,减税降费效果实打实。再看两省减税降费“大账”,也印证了企业的感受。今年前5月,广西为企业减税降费144.8亿元,其中减税106.5亿元;福建累计减税降费229.01亿元,预计今年仅增值税改革、个税改革、小微企业普惠性税收减免三项新增减税就达500亿元以上,减税降费力度明显加大。

   减税降费释放的红利,制造业和民营企业获益最多

  综合两省区情况,目前减税降费政策释放的红利,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减税的“普惠性”效应初步显现,享受小微企业普惠性减税政策的民营企业,占比达到91.8%“从长期看,减税降费有‘放水养鱼’、培育税源的积极作用。”福建省财政厅副厅长黄剑青说。

  ——减税的“结构性”效应初步显现,民营经济减税面最大。厦门市民营经济减税幅度为36.64%,减税面达94.59%,民营经济发展后劲进一步增强。

  ——分行业看,制造业减税规模最大。广西今年前5月制造业增值税净减税16.78亿元,占增值税减税总额50.7%。柳州市柳工挖掘机有限公司今年前5月销售收入同比增长9.1%,但缴纳增值税同比下降81.9%

财政收入与减税降费,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减税降费效果持续加大,直接将上半年财政收入增速拉低至3.4%,前7个月更是低至3.1%,为近10年来同期新低。

很多人关心,减税降费力度这么大,地方政府如何弥补财力缺口,保障重点领域支出?

减税降费减少了财政收入,在各项事业特别是民生领域、重点项目建设需要持续加大投入的情况下,开源节流、统筹平衡是财政工作的关键。

综合来看,广西、福建两地采取了多项措施,主要包括多渠道开源平衡收支,压缩政府一般性支出等。

弥补落实减税降费带来的减收,主要是加大预算稳定调节基金调入力度、提高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调入一般公共预算比例;鼓励有条件的地方依法依规适度增加今年地方国有金融和国有企业上缴利润;盘活存量资金资产统筹用于重点支出等。

  比如,厦门市采取存量资金盘活措施,收回结转一年以上的资金,用于市委、市政府确定的重点项目。通过增加调入预算稳定调节基金、将国有资本经营预算上缴比例从25%提高到27%,缓解财政收支矛盾。

政府带头过紧日子,把省下的钱用在急需的地方。比照中央做法,广西、福建省级部门除刚性和重点项目支出外,一律按不低于5%的幅度压减本部门开支,省级部门“三公”经费预算压减6.6%,并要求市县比照省级的做法。福建除应急救灾等支出外,预算执行中一般不再追加预算,不再出台增加当年支出的政策。广西在自治区本级压减三公经费1200多万元,压减资金统一收回总预算,统筹用于落实中央和自治区重大决策支出。

越是经济下行压力大,越要加大保障民生力度。保工资、保运转、保基本,兜牢基层“三保”底线。

广西省坚持财力下沉,帮助财政运行困难市县弥补因大规模减税降费形成的财力缺口。截至6月底,自治区财政累计下达市县转移支付2181亿元,已达到2018年全年的93.8%。目前,福建省已经建立“三保”支出预算安排事前审核机制,重点选取可能出现“三保”不到位情况的财政困难县(市、区),对其“三保”支出预算安排进一步审核,发现“三保”支出落实不到位的,将予以指导并督促纠正。

专家认为,减税降费会对县级财政收入造成一定影响。但总体分析,由于中央和省市对县级转移支付的增量大于县级减收规模,2019年县级财力总体上是增加的,全国大多数县的财力也是增加的。对少数财力下降的县,则要通过省内加大调剂力度来缓解其财力困难。

本文由 融合号 编辑发布
1 不喜欢 查看原文
分享
广告
推荐阅读
以下内容由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为您推荐
    点击加载更多
    可选理由,精准屏蔽
    已选0个理由
    看过了
    内容太水
    确定
    不喜欢
    模板/usr/local/cms_wwwroot_release/ssgg_sy/template/footer201901.template.html不存在!